得來不易

2



「是時候吃飯了!」明媽媽大叫。又是時常的炒青菜、肉餅蒸蛋、鹹魚,雖色香欠奉,家常便飯著重味道罷了。受不了饑腸轆轆的明,跑去飯桌並坐著屬於自己的早已脫了漆的?摺椅,如早已滴乾了血及滿身疤痕的軍人。雖每餐如常,但明已很知足了。桌上的那碟蝦像在灰色世界的彩光,在鬱悶中增了生氣。明看了那碟蝦後,頓成了一個收了一份意想不到的小孩,驚喜地說:「哇!蝦呀!」蝦——這味菜在明的家裏是不常有的,只靠明媽媽的收入,活魚蝦就是他們家中的佳餚。

 一天,明跟朋友拿了一本看完的數碼產品雜誌。雜誌像一個寶箱,他一打開,耀眼的光芒奪箱而出,充斥整個房子,內裡寶藏令他產生起欲望,隨之想將之據為己有。什麼手提電話,什麼手提遊戲機,什麼數碼相機等等有如走馬燈景物一幅一幅地捲入他的眼簾,形形色色。其中一款手提電話抓住他的視線,他的眼?開始與之邂逅,像是它的每一處都很吸引,雖是平面圖而已。他又細閱它的資料,猶如婚介所內的待嫁娶的異性的資料,什麼喜好、學歷、年齡、家庭背景……都是它最吸引;無論在功能和外形方面。但看了價錢,不禁吞了一下口水,「哇!三千多元!」他暗自驚呼。不過,他又非常喜歡它,奈何價錢太貴,他的心情七上八下,錢錢錢錢錢……錢從何來?但他不是輕易放棄目標的人,直接問母親買這等奢侈品,即使她不會斥責,也顯得不孝,未工作養親便動用母親的血汗錢,真是……不過他真是很喜歡它……為了擺脫內心的掙扎,於是剪了它的圖片下來,以圖畫餅充飢。剪後放在掌中端詳,似是從另一角度,自有另一番美感。他彷彿聽到電話響鬧,不自覺地把圖片端在耳旁,進入自我通話的狀態,頗有趣味。良久,他才依依不捨告別他的夢。並將圖片壓在文昌塔底,以便掛念它時拿出來看。

 一天,明媽媽休假,並為家裏打掃,家裏只有兩口子,不至於太骯髒,比較易於打理。及至清潔至明的書桌時,連忙收拾書本和文具。其時不小心推倒了文昌塔,明媽媽急說:「大吉利市。」塔底的圖片像被啟動機關似的重見天日。明媽媽像知道了秘密的小孩,正在竊笑,說:「那臭小子!原以為他在偷看鄰家女孩的相片,看見我來便立刻收藏起來。真是踏破?鞋無覓處……原來是手機相片也。」她知道兒子朝思暮想,她不禁感嘆他活在花花世界內一個窮苦小家庭。其實在物質充斥的世界有什麼是得來不易?有錢便什麼都垂手可得。她找出自己的存摺,「唉……有血有汗的歲月……原本以為就是靠自己的血汗本錢供他至大學畢業為止,但如今他竟心猿意馬……我,我也不能把他教好……真是慚愧……」她開始回想起自明爸爸不幸去世,獨力撐起這個家,雖然只有一個兒子,但面臨物價通脹,什麼蔬菜肉類書簿車費都加價了。另一方面還要儲一筆供書教學的本錢,以實行「望子成龍」的計劃,寧可少用水、電、煤,也要把他供養成人。那麼辛苦,都是為了誰?就是為了她一生中第二個重要的男人——兒子。雖然家貧,但也不希望天天憂柴憂米,愁眉苦臉度日。為他,為什麼?為了兒子就是為了兒子。別無他求,母親是她的天職,養活兒子是她的責任。即使一天兼數份職,幹到像牛一樣,幹到喘了氣,那股蠻勁依然在,照樣拼下去。她是戰士,幹活時不小心地碰傷扭傷跌傷,也只是雞毛蒜皮,創傷所帶來的痛楚早被養活兒子的意志掩蓋了。睡眠不足令她得不到真正休息,只好用無休止的失眠夜來為兒子憂心。存摺內的血汗錢是犧牲她的時間、健康、強忍痛楚的淚水、汗水所換取,一分一角何時方能儲得數萬元呢?「好了,就這樣決定。」她作出一個慎重的決定。
 明放學後,「明,你為什麼隱暪我?」明媽媽突然問。明莫名其妙。「你是否想要這部手機?」她指著那張圖片問道。「你怎會知道?我想要,不過不想買……」「母子連心,心有靈犀,快換衣服吧!去買東西。」「哦!知道。」

 「雖然比我的預算多了一半,但為了兒子……」「知道了,媽……我……真的有點想哭……嗚嗚……謝,謝謝你」不知何故,原先興奮而期待的心情現在銷了聲匿了跡,變得懊悔極了。看似垂手可得的手機,不過是堆積在母親酸痛的背上的另一個新包袱而已。那一筆用了的血汗錢如臭氧層上的破洞,不知再用多少汗水、精神、健康和時間去彌補。得來不易的血汗錢……得來不易的母愛……一縷縷的悲嘆在空中浮現了好一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