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翼天使

2



天色開始昏暗,午夜已經沉默地踏足?谷市的露天廣場。數十個音樂家在那裡聚集起來,儘管天氣冷得令人顫抖,他們捧著樂器,坐在自己的蠟燭面前,輕輕地訴說自己的音符。

 藤岡靛失意地看著湛藍的天空,房間裡放播放著自己的首張專輯——《冷》。從她剛出道開始,別人都說她是「折翼天使」,一個心裡受盡痛傷的天使,她是冷若冰霜,她是沉靜無言,但是那如霜般的歌聲仍然可以感動她的聽眾,令人感歎那是天使之音,天籟之聲。她從來也沒有為此而感到驕傲,她只會默默地感謝自己的歌迷,無奈天忌英才,一次的傷寒彷彿快要將藤岡靛的才華?於一旦。

 折翼天使雖然失去了翅膀,他仍能走路;當你奪去他最後的雙腿,他連生存的希望也一同被帶走。
 當她知道自己的聲帶受損,不可能完全康復後,已經把自己困在家中半個多月。她沒想過原來附近的廣場每天也有一群被忽略的「歌星」在演奏自己的音樂。

 她留意到,有一個男孩這幾天來也在唱一道關於「折翼天使」的歌,她想……那首歌是由他所寫,而且是一首令人驚歎的作品,微小火光映照到他白?的面上,他的溫暖彷彿令人伸手便能觸及,即使溫度只有零下四度。
 半個多月來,靛首次踏出家門,來到朋友開設的咖啡店,靜靜看著街上的路人冷得幾乎僵硬的表情。
 「小姐,讓我幫你收拾一下好嗎?」侍應生問道,靛一抬頭便呆住了,沒想到……她能在咖啡室裡遇上「折翼男孩」。

 靛輕輕地點一點頭。
 「小姐你很面善呢!噢!你長得真像藤岡……」
 「我只是跟她一樣皮膚比較白罷了!」靛趕快說道。
 「也對……何況『天使』她已經失蹤近一個月了……」隨即,男孩又再次哼起屬於他自己的歌。
 「等等!」靛突然叫停了男孩的腳步,「可以告訴我……那首歌的名字嗎?」
 ……男孩沉默了,不久,他輕聲說道:「折翼天使,為藤岡靛所寫的歌……」
 「藤岡靛?她已經不可能做回從前的自己!她也再不能做回舞台上的女主角!」靛說完這話後便奪門而出,良久,男孩才反應過來,經過男孩多番向老闆追問,他才知道……她原來就是折翼天使。
 男孩從老闆口中得知女孩的地址,他二話不說,拿起結他便到靛的家去。

 靛沒有過問什麼,而且讓男孩進到她家裡去坐。當男孩進到她家裡去坐。當男孩走進了房子裡,只是從那裡家具擺設中,已經能感受到那種——冷。
 「請原諒我冒昧拜訪……可是我真的想告訴你……其實,你的歌聲一直也存在我們的心中,儘管你的聲音有多冷酷,多獨特的感情也能讓人感受到,所以……請你不能放棄!我……我無論如何也會支持你!」男孩激動地游說靛。

 「……」靛沒有說話,只是淚珠奪框而出。
 「你怎麼哭了?是不是我說錯話了?」男孩連忙在身上東翻西翻地找面紙。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涼介,三浦涼介。」
 「涼介……可以為我唱一首歌麼?」

 藤岡靛再也沒有一個人踏上舞台,但是她會與自己的好拍檔三浦涼介站在舞台的正中央,唱出冷暖交融的……歌。
 音樂是什麼?音樂是能夠治好折翼天使,讓他再次飛翔;能溶化你的心,不管它有多冷、多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