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冷的聖誕夜(小說創作)

0



保利電子零件公司一年一度的聖誕晚會每年也在中環這舞會廳舉行,平日一臉嚴肅的辦公室文員也有機會在這舞池上舒展筋骨,大展身手,在這寒冬中運動一下,出一身熱汗。
 平日就不甚活躍的小子李倚著舞池旁的柱子站著,望著同事們隨音樂起舞。從錢包裏拿出剛出生的兒子和妻子的合照,巴不得快點回家,如果這活動不是必須出席,恐怕他也不會來。

 「你幹什麼在這裏乾著站,還不快點出去和女同事跳個舞?」公司年過半百的老主管老王唐突地問:「啊,主管你好,其實……不過沒什麼,只是擔心著……」老王臉色一沉,道:「你也知道今天公佈裁員名單的事?」小李大驚,沒想到因為沙士的影響,公司已到這不堪的地步。
 小李望著舞池上穿黑色短裙的美娟,想起她平日只顧塗指甲油的姿態,也頓覺安心一點。至於好友大陳,小李也不禁擔憂起來。雖然他人品好,做事盡責,可惜欠張大學畢業證書和辦公室政治的觸覺,想著想著也越覺大陳情況危險,向老王謝過消息便衝去找大陳。

 大陳頹喪地坐在舞池旁的椅上,手拿一杯香檳,一見小李面容便更見愁,說:「小李,我想我倆應難再相見,在這裏一飲而盡吧!」小李見好友如此心情低落,便說:「好!就讓兄弟倆同消萬古愁!」在這一個冷夜,兩個惺惺相惜的好友靜靜喝酒,喝酒時誰也不提公司的事,彷彿是不成文的規定。直至深宵,然後才各自歸家。

 翌日,大陳繼續上班,小李照常工作。下班時,大陳衝過來,緊張地問:「你今天如何?」小李大為不解,大陳繼續質問:「你不是被裁嗎?」小李答:「沒有啊,王主管還誇我的報告做得好。」六時半哥兒倆便肩並肩一起回家,大陳還笑道:「枉我昨天陪你喝那麼多酒,雙雙許下在這渾世中互相照顧的承諾,十二月的風好像不算太冷。
 那晚會上,老王特意找老闆談:「不如我離開吧。」老闆張生大喝:「不行!你走了公司如何撐下去!」老王解釋道:「我女兒在美國藥廠當了部門總管,勸我和她母親陪她到美國避沙士風頭,順便享受清福。只要提前退休去美國,小李便不用走。他是好的僱員,又有妻兒要顧,比起我這老骨頭更需要工作。就這樣決定。我回公司收拾,又要準備機票,先走了。」張老闆欲說什麼留住老,卻被他打斷,說:「三十年朋友,有空一定要來美國探訪我,衣食住行我包,要好好照顧小李,老張。」說罷,便離開舞廳,步進十二月的寒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