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

0



她在陰暗和狹小的空間中不斷掙扎。突然,她看到一片帶熟悉而刺眼的「白」。光,是光。她拼命的往那片「白」跑。縱使她聽到背後傳來的喝罵聲、腳步聲,但是她只懂不管一切跑。她心裏懷著一份熱,直至聽不到任何聲音,缺氧的腦袋使她倒下……

 悠悠轉醒,眼眸裏仍是那片「白」——那片她嚮往的樂土。周遭黑壓壓的環境教恐懼從她的的脊骨直衝往大腦。她要尖叫,卻發現自己叫不出聲來。她心裏的熱驅使她要再次站起來。可是,她多次的嘗試,蹣跚的走了兩步,又再一次重重的倒下……

 在剎那間,久別了光線的的眼球開始再度運作——白濛濛的景象慢慢聚焦成一片樹林。她記起自己從前是住在山腳下的,為了拯救孩子,她決定再次回到那個恐怖的地方。
 好一會兒,她看見了那小茅舍了。雖然愛子心切,但也要慮及安全。她決定先在草叢裏觀察一會。果然,不出她所料,那些人從小茅舍中慢慢地走出來。那奇怪的帽子 、衣服與鞋子,均給她注入一股冷空氣,令她毛骨悚然。其中一員手中還有個奇怪的黑膠袋。

 黑膠袋中像是有甚麼在蠕動著似的。啊!頻率漸漸加快了,整個膠袋中彷彿在發生騷動般。她心裏砰砰的亂跳。「沙」一聲,一群小生命劃破了困著他們的膠袋。小生命黃澄澄的,不是別的,正是她日夜掛念的鞋子。
 那群穿戴奇怪的人頓時慌了。他們七手八腳的把孩子們都丟進黑膠袋中,再放入另一個大袋裏。她就是這樣眼巴巴地看著自己的孩子由死裏逃生,又再次掉入閻王手中。而她,那群孩子的母親卻甚麼也做不到,只能在旁束手無策地焦急。想到這點,她崩潰了。淚像銀針般從面上滑下,沾濕了她的羽毛。

 她不可再讓罪疚充斥著自己的心靈。繼而,她把心一?,一個勁兒的衝出去。她決定要與敵人同歸於盡。她像土人一樣從山上向下衝。她一面尖叫著,一個拍打著翅膀。那幾個穿戴奇怪的人顯然是十分意外,沒想到半途竟會殺出個「程咬金」。說時遲,那時快,她開始發動攻勢。她用她尖銳的喙啄向敵人。她期盼著那人會放手。那麼她的孩子便能重見天日……

 突然,她的背被重重一擊。她還來不及反應便昏了過去。那個被襲擊的人狠狠的踢了她幾下,大聲罵道:「你這死母雞,若不是禽流感肆虐,我不宰了你來吃就不是男人!」其他人聽後爆出了雷似的笑聲。
 那些人從來不會明瞭她發動突擊的原因,正如冰不會了解火的體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