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生活條件好,但快樂旨數偏低

21



調查發現香港人生活條件好,但快樂指數偏低,你對這現象有何看法

 

提起「香港」,閃光般浮現在許多人腦袋的,可能是「購物天堂」,「美食天堂」等此類讚譽香港的詞匯。沒錯,香港人優越的生活條件的確羨煞旁人。溫和的氣候,與天災絶緣的地理優勢,高品質的商品,便捷的交通網絡,健全的法律社會制度等等,無不是所有人夢寐以求的「聖地」所具備的條件。香港人就是在這個具備一切條件的福地成長。可是當香港人被問道:「你快樂嗎?」他們可能會一臉憂傷地答道:「不快樂。」對於如此難以置信的回答,你心中難免會萌生疑問:香港人不是坐擁最優越的生活條件嗎?卻為何快樂不起來?真奇怪。事出必有因,香港人的生活遠非我們想像般簡單,單靠生活條件來定斷香港人快樂與否,當然無跡可尋。

 

如果你細心留意身邊的年青人,他們總愛發牢騷:「唉!好無聊!」、「這玩意真沒趣!」……不知情的人可能還會憐憫這幫「缺衣少食」的窮孩子,自小因物質的匱乏,度過一段毫無樂趣的青少年期。但實際上,他們手裏捧着最新穎的電子產品,嘴上卻咕嚕着無趣。物質生活這麼優越,還抱怨連連?這一切都源於一顆慾壑難填的心。這幫年青人的行為只是社會現象的縮影,每個香港人也是如此。在香港這個崇尚物質主義的城市裏,香港人股足幹勁奮鬥的終極目的就是追求物質上的奢侈享受,有目標是好事,可是香港人的慾望卻深不見底。住在幾十平方的小單位,卻幻想着大十倍的複式單位,好不容易掙來的血汗錢,得以安身於舒適寬敞的複式單位,卻又奢望富麗堂皇的豪宅第府……香港人的慾望就是如此無休無止,永不珍惜所擁有的一切,卻執念於未曾得到的東西,剛獲得朝思暮想的心愛之物,隨即便被視若糞土,追求另一樣浮華,根本沒有滿足的一刻,還談何快樂?根據調查顯示,哥斯達黎加人的快樂指數冠絶全球,其原因何在?哥斯達黎加的經濟水平比得上香港?不能。哥斯達黎加的社會制度比香港完善?不是。這一切都源於他們能保守那顆單純的心。他們生活條件跟「優越」這詞拉不着邊,或許連「一般」也談不上,但是他們無欲無求,擁有甚麼,就因為甚麼而滿足,知足常樂。快樂不是想要的更多,而是意識到自己擁有的已經夠多了,歌斯達黎加人單純的心做得到,當然能擁抱快樂;然而,香港人貪婪的心,背道而馳,快樂自然漸行漸遠。

 

壓力把香港人壓得無法追尋快樂。香港人剛出生於世,還沒來得及按自己的意願去選擇,這個社會彷彿已經為他們編寫了一套能達至成功的程序:讀書、工作、賺錢、買房、買車、退休,寥寥數字就概括了大多數香港人的一生。他們乳臭未乾便被拖進那條急促的賽道,跟隨着社會大眾的步伐勇往直前,朝着同一個方向前進。除了追隨其他香港人,隨着近年鄰近國家或城市的迅速崛起,如廣東、新加坡、韓國,紛紛加入戰團,容不得香港人有半點鬆懈,時時刻刻緊崩神經,裝備自己,提高自己的競爭力,以期越跑越快,不被趕超。縱使沿途夕陽西下的畫面詩情畫意,但香港人還有哪心思,停下來靜心欣賞香港的美好,孕育喜悅的心境……因為稍不留神就被其他人遠遠甩在後頭,想追也來不及了。所以香港人只能走馬觀花去看待身邊美好的一切,一切都可能如那幅夕陽西下的美圖般化作矇矓、模糊的一團,香港人還能從中得樂嗎?香港人的一生確實是悲哀,在社會越來越激烈的競掙扎求存,為社會普遍認同金錢至上的價值觀而努力拼搏,過程必然談不上快樂。待他日經過一番風吹雨打後,終於功成身退,所有辛酸換作纍纍碩果之時,卻發現鏡中的自己早已面容蒼桑,皺紋深刻,香港人才可能會感悟到自己是多麼的憔悴。多年來所承受堆積如山的壓力把香港人壓得心力交瘁,即使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也再無餘暇,精力去享受這一切。香港人的命運或許就是如此坎坷,是世間的匆忙過客,不知為何物而生,不知為何物奮鬥,被壓垮的心靈卻無法享受成功的果實,對於他們來說,快樂何處找呢?

 

除了「購物天堂」、「美食天堂」等頗負盛名的美稱,香港同時也是惡名昭彰的「投訴之都」,香港人就是愛以責罵來宣洩內心深處的不滿,在這個推崇功利主義的社會,要想成功只能靠自己,沒人會願意伸出友誼之手扶你一把,人與人間的情意涼薄,漸漸地香港人變得過分重視個人利益,很少將心比心,只會竭盡所能築起與其他人隔絶的高牆來保護自己免受傷害,所以每當個人利益稍微被侵犯,香港人立刻變得敏感,狠狠地把食指指向他人,投訴或者謾罵。我曾經詢問身為香港警察的叔叔:「你覺得香港人好嗎?」他隨即搖了搖頭,面帶不屑地回答:「哈!好甚麼好!香港人不知道患了甚麼怪病,甚麼事情也能投訴!」叔叔同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沒有種族歧視的成分,卻嘲諷的意味甚濃,但細聽之下也不是沒有道理。據他描述,警局的電話響個不停,就是為了處理無關痛癢的投訴,被人不小心踩了一腳能投訴;情侶中的一方被對方的一句俏俏話激怒能投訴;就連厠所沒紙巾可用也能投訴。如果香港人只為了那點芝麻綠豆的瑣事而耿耿於懷,投訴不斷,香港哪能得享快樂呢?另外,在社會不公義前,身為公民的香港人確實有責任和義務表達意見,去完善社會的種種漏洞或缺憾,可是聽聽香港人是如何表達意見的。「不支持!」「這政策壓根沒用!」這類破壞性的意見不絶於耳,卻很少表達有建設性的意見,讓不少良政石沉大海之餘,又沒有更好的政策得以提出,俗點來說就是「有破壞沒建設」。這側面反映了香港人的思維模式是何等的負面,當這些負面不良的信息充斥於腦,被投訴的嗓音籠罩,香港人還有快樂可言嗎?

 

或許對於香港人來說,不需要多麼優越的生活條件,只需要以下的生活方程式:單純的心 + 簡單的生活 = 快樂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