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水杯的五個有可能用途

0



如果你有一隻水杯,你會怎樣去利用它呢?一隻簡單的水杯對我的童年而言,已是個寶物,有了它,便能樂上半天了。
 
 一隻紙杯,能是一個秘密的通訊器。小時候,最愛將紙杯的底部弄一個洞,穿著一條又幼又長的繩子,然後再去尋覓一個同樣擁有一隻杯子的玩伴,我弟弟通常就是擔此重任的人,將繩子連接起來,便構成世上最嚴密的通訊設備了。於是,我們的悄悄話便沿著這線傳送出去,將杯子放在耳上接收。談話的內容,那就大多是敵方,那就是媽媽的「惡行」了。杯子裏盛載的說話,都無不叫我嘰嘰中笑,成為每天最快樂的玩意。不過,紙杯也有時敵不過我的口沬橫飛淹浸,有所破損。
 
 一隻玻璃杯,則是我最佳的伴奏樂器。只要將杯子注滿某高度的水,以筷子敲打杯邊,便發叫杯子唱出「叮叮」清脆悅耳的聲音來。有了它的伴唱,我也就經常的放大嗓子高歌起來,唱著不知?伴我渡過了多少個充滿歌聲的下午。

 一隻杯,也能是我「變身」的工具。將自己由人進化成狼,只需將杯子蓋在口上,不斷以嘴巴吸氣,那麼自己便擁有如狼般長長的嘴巴,叫起來還有因回音而製造出的「嗚嗚」叫聲。這樣,我和弟弟便化身成狼,在客廳中奔跑、大叫,脫離人的束縛,好不快活。但當我們離開人的形態太久時,媽媽便會因我們繞著嘴那深深的圓形紅印而責?我們。

 縱使是這樣,我的童年還是在一隻水杯的陪伴下快活地渡過,但隨著時間的過去、人的長大,水杯卻漸漸從自己的生活中縮退,在每天的平凡生活佔著一個沉悶的角落。

 長大後,一隻杯,只能是一份毫無心意的禮物。每年的聖誕,交換禮物時,總收到不少美麗奪目的包裝下?含的失望——水杯。這份男女老少均合用的禮品彷彿暗示了送禮者的無心挑選。包裝已見的殘舊的,更出賣了它已被再次以禮物送出的身份。於這普天同慶、充滿期盼的日子裏,它的出現總帶給我不少的失望和落寞。

 久而久之,一隻水杯,只能是一個盛水的器皿,它是落在我工作桌的一角,沒有光芒,也毫不顯眼,與四周雜亂的書本紙張融為一體,在我與沈重的功課搏鬥時,目光還在盯著佈滿不明字體的課業時,便會隨手拿起它喝一口,彷彿已知道它的存在與位置,而不屑給它任何的目光或注意。它的工作,就只剩下盛載著喝的水,沒有帶出任何的歡樂,亦沒有失落。
 一隻水杯,曾經讓我道出心底真摯的說話、高歌,跳出作為人類的框框,現在卻只能表現人與人虛偽的關心和照顧人生理的需要。
 
 如果下次你注意到一隻水杯的存在,你會否考慮重拾水杯真正的用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