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雙鞋子

2
0



  我曾經與許多同款的鞋子踏着一致的步伐前進,鬥志昂揚地邁向戰場,並互相立下盟誓,要凱旋而回,成為為國爭光的英雄。但戰爭可不是鬧着玩的,不論是在戰壕中凝神屏息待命的緊張,還是衝上戰場頻頻與死亡擦身而過的驚懼都是家常便飯,但靠着初抵戰場的那份激情,和年青人的一腔熱血,我和同伴仍能前仆後繼、勇往直前。

   一年,兩年,三年。槍聲砲響沒完沒了,我的鞋底磨蝕得穿了,鞋頭也開口了,補了又破,破了又補,而最使我難受的是身上愈積愈厚的污跡,厚得我原本黑得發亮的顏色也看不出來了,斑斑駁駁盡是泥土、血水、污水、草屑、碎石……卻見證着我走過的許多的路。我見過無數大大小小新新舊舊單單雙雙殘殘破破的同類,也曾踏着許許多多的同類前進。我被雨水泡過,被血染過,也被主人的汗水和淚水洗過,每次當這些熾熱的液體滑落,我的臉上都會有一陣火炙般的痛,一直痛到我的最深處。

  數不清有多少次,我曾親眼目睹與我同款的鞋子被踐踏、被撕裂、被射穿,被土、被水、被血所掩。但這些都不阻我主人護國的熱誠和對盟誓的堅持,我跟他排除萬難、奮力前行,奔向那千軍萬馬,那奮不顧身、慷慨激昂的豪  情,至今難忘!

  我們很幸運,只被打中過一次,而那次之後,戰爭就結束了。

  先被打中的是另一雙我常見的鞋子,是跟我同款的。我認得他。他常常踩我,還取笑我,說我的主人窮,參戰也不會有出頭天,我最討厭這傢伙。現在他中彈了,還是不偏不倚地打中了要害,血泊泊地從傷口湧出,我對自己說他是活該的,打算視若無睹。可是主人卻二話不說把我拉了回來,無視眼前四周的槍林彈雨,伸手扶起了他。為甚麼?為甚麼要救他?

  這時,那同類軟軟地碰了我一下,似是道謝,我看到兩人臉上的微笑,然後那人在主人的背上昏倒了。我感到有些濕答答之物滴到了我的臉上,不知是那人的血,還是那人的淚?

  在戰場中心磨蹭絕對是無謀之舉,主人緊接着就中彈了,咻的一聲在我身上打出了個大洞,我吐出了大口大口的血,明明痛不欲生,但主人還是背着那人一跛一跛地走,我感覺到他心中強烈的平安和喜樂。我是鞋子,理應沒有眼淚,但那一刻我竟然有一種熱淚盈眶的感覺。我忽然明白甚麼是英雄,不是勝利者,也不是甚麼將軍上尉,而是眼前這個人!作為支撐他的鞋子,雖然因為二人的重量而筋疲力竭,卻感到無比的光榮!從前我總覺得自己只是大軍中的小卒一名,無足輕重,是我的主人使我有了不平凡的經歷!

  終於,我看見了一雙護士鞋和很多同款的同類。然後主人就倒下了。待他能再穿上我的時候,停戰之鐘就響起了。我軍凱旋而回,我和許多被穿得皺巴巴的同伴一起踏着快活而又有點沉重和空虛的步伐回到朝思暮想的家鄉。

  後來,主人和那人成了莫逆之交,而那雙常常踩我的鞋子則被那人毫不留情地燒掉了。戰爭結束了,作為軍靴的我再無用武之地,成了英勇和友誼的證明,被主人珍而重之地陳於櫃中。

  此刻,我只能靜靜地躺在櫃中,回憶過去,卻有過不平凡的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