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市中的小人物

0
0



  驀地,一把娓娓動聽的柔和叫聲引起了我的注意。她不就是新任職的社工主任黃姑娘嗎?她穿上雲一般的白衣,清爽的長髮離遠可見。樸素純潔的外表猶如天使般和藹可親。她手持籌款箱,大聲地吆喝,叫聲劃破了黃昏的寧靜,響徹各商舖的角落,響徹整條街道。可是,人們依舊匆匆地擦身而過。我似怒非怒,不解為何人們連停下腳步一秒鐘,貢獻社會也不願。正當我決意付諸於行動,貢獻社會時,一群奇裝異服,嘻哈亂叫的青年靠近。我頓時感到一股無形的恫嚇力,亦只好臨陣退縮,在旁靜觀其變。他們你推我讓,口腔傳出煙味,而口所說的都沒一句正經話。可是黃姑娘鍥而不捨地勸售數十分鐘,青年們亦深深被她的毅力打動,並在銀包中掏出一百元,瀟灑地投入錢袋裡。

  此刻,我頓時想起一段話語「惻懚之心,人皆有之」。原來有部分香港人並不是我們想像中那麼勢利、冷淡,只着重於自己。眼見弱勢社群有麻煩時,連「小混混」們也會伸出援手,施與援助。我承認當時以貌取人實是不對。反思過去,我如同一般港人一樣,以樣貌、外在的財富去評鑑人的性格、好人或是壞人,根本沒有將心比己,細心觀察別人的內在品格。眼見別人的外表不修邊幅,模樣猥瑣就一口咬定他是壞人,一見同學一身名牌,外表花枝招展,便立刻靠攏。「以貌取人」實是不可要得的心態!

  轉了個彎,我遇見了年紀老邁的李伯伯。素聞他是位無所事事、悠然自得的老伯。他的兒女十分孝順,終日探望照顧他,好讓他安享晚年。此時此刻,我很疑惑,在這火傘高張的烈日下,李伯理應躲在家中,安享晚年,為何他仍嗜苦如命,不辭勞苦地做義工?

  此刻,只見他拿着毛氈靠近瘦骨嶙峋的露宿者。他不單送上毛氈,還送上熱湯,更在旁慰問他們的近況。鬧市裡忽然瀰漫着一股暖氣,一股人情味。這真的是我熟悉的香港嗎?

  對,這確是香港。香港並不是人情涼薄、孤寂的城市。原來在不同地區,仍有一班義工掏心掏肺地貢獻社會,為弱勢基層抱打不平,雪中送炭。他們無私的奉獻改變了社會冷漠無情的風氣。他們默默無聞的扶持改善了基層的生活。他們這嬌艷美麗的助人性格為香港增添了一份暖意,一份美感。

  擠在這熙來攘往、人頭湧湧的街道,我不禁會心微笑了一番,昔日煩厭的感覺仍不再復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