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皮擦與塗改液

4
0



  在我心中,橡皮擦是摧毁一切的武器,它會把我辛苦經營的所有頃刻間毁於一旦。但儘管如此,它亦給予我肆意嘗試的膽量,因為即使犯錯,只要能勇於面對自己的過錯便可以把錯誤擦去。那怕紙張上總會留下一兩道難以磨滅的痕迹,那怕那些痕跡偶爾也在我不留神的時候引領我重複犯錯,但那些痕跡就如刺青般牢牢刻繡在我的腦海中,從此避免再犯,而且那些錯誤經橡皮擦一拭,紙張就只會剩下黑漆漆的橡皮碎屑,它們不會牢牢黏在紙上,只要用嘴巴輕輕一吹便可輕鬆弄走,不會對紙張造成永久的損傷。

  所以小時候我的家課,永遠都是那麼整潔。

  人越大,越會欲蓋彌彰。

  長大後的筆袋中,原子筆已完全代替鉛筆,橡皮擦也被塗改液取替,是因為所鑄下的錯誤了深刻得不能簡單地用橡皮擦去?還是再沒有勇氣釜底抽薪,徹底拭去過錯,最後只得掩耳盜鈴?

  中學時期的作業,大多是大筆一揚,一氣呵成之作,像不經大腦思考過,也沒有小時候做功課時的戰戰兢兢,所以字寫得龍飛鳯舞,文句雜亂無章。鑑於橡皮擦難以拭去原子筆的痕跡,我只好改用塗改液,掩蓋錯的字句。這些錯誤從未消失,只是被不斷添加在上的遮掩和把再犯的錯誤埋葬起來。我在錯處上改正,怎料怎改也改不好,加上每次的塗抹方式都不同,橫着塗直着抹,紋路縱橫交錯,結果白油越積越厚,平滑的作業本表面也被塗至凹凸不平,最後連字也寫不了。每遇到這種情況,本人多會選擇跳過這個疙瘩,但一旦疙瘩多了,也弄不走時,整張紙便會變得坑坑窪窪似的,看得人眼花繚亂。紙張上滿佈斑駁的白油,這時候,逃避也再無補於事了,只好把簿中的紙張撕走,重新抄寫一次。

  功課姑且能夠撕去,但我們的人生呢?

  當人生遇上錯誤時,我可以一層一層的把過錯掩過,但說到底這只不過是自欺欺人的表現。人生上的污點,即使 如何佯裝無事──正如塗改液即使怎樣貼心地把顏色調較得近似紙張,終究也掩飾不了犯下錯誤的痕跡。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沒錯,人生不是功課紙,當再三的修改的不耐煩時,不可能一撕走便能重新開始。這時你只好正視你那篇千瘡百孔的文章,才驟覺那早已無法挽回。

  橡皮檫和塗改液,二者表面看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種文具,實際上背負了相同的使命。只是你會選擇抽薪止沸,抑或只是東掩西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