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發生的事情,以失敗告終,至晚上仍歷歷在目。別以為我一定傷心失望,我不但沒有情緒低落,反而有些開心哩!」以上是有容網誌的第一段。你是有容,試從第二段開始,續寫這篇網誌,說說當天發生的事情和感受。

8



不知不覺,我便坐在學校的禮堂裡。回想起連日來的努力,自從勉強升上中六後,我就強迫自己認真地面對厚重的書本和筆記,多少個挑燈苦讀的夜晚,多少個看着破曉的清晨,暈眩在那密密麻麻的文字裡,人若浮若沉,只知白紙上的黑色字體最為真實。在家人、老師和自己的催谷下,升讀大學似乎是我唯一的出口、終點和選擇,現實好像總是在提醒我「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班導開始點名,一個又一個同學如赴刑場地接過成績單,有欣喜若狂的,有轉瞬便嚎啕大哭的。我沉默的坐着,不時揉搓掌心的滲汗,制服被捏皺了,像混亂的氣團……「陳有容!」終於到我了。我的腿好像被地板拴住,麻痺了起來,我還是艱難地邁出了腳步,顫抖着的接過成績單。我垂眼一看……頓時覺得整個世界天崩地裂。時間瞬即好像被凝住了。禮堂時鐘的秒針依舊走動着,滴答、滴答、滴答,這些平常不過的聲音在這個時候恍如尖銳的冰刺刺進我的心,刺得很深。

我摺疊成績單,「徬徨」逐漸把我慢慢吞噬。家人指責自己的畫面、母親失望的畫面、自己孤身一人前路茫茫的畫面重複浮現在我的腦袋裡,「困惑」把我這個末路人推往死胡同,彷彿有凜冽的北風無情地刮在身上。我清楚知道,家裡是沒有閒錢讓我到海外升學,專上課程的學費亦很昂貴,並非爸媽能輕易負擔得起。我慢慢坐下,把臉埋入膝蓋,獨自面對着現在的自己,那個很沒用的自己

倏地,我被悄然溫熱起來。

我抬眼,便對上一雙溫柔而熟悉的眼睛。母親用她溫暖的手輕撫我的頭髮,向我的耳旁輕聲說句:「媽媽支持你。」,真誠的關愛把我心中的冰刺完全溶化。我撲進母親的懷裡,像個任性的孩子,胡亂便把眼淚蹭到她的衣服上。我淚如雨下,用盡全身氣力擠出抑壓在心中的一句話:「媽,很抱歉!我考不上大學……」「媽知道你盡了力的。」她更笑着說,她和爸爸會為我好好籌劃以後的升學前路,叫我不用擔憂,突然我覺得自己重新有了力氣。原來,再大的雨,也有人為我撐傘;再寒冷的冬天,也有人為我添衣;再艱難的前路,也有人為我攙扶。儘管在這一刻,文憑試的失敗把我狠狠擊倒,但是父母親對我的不離不棄、真心關懷就像補充劑一樣為我注滿力量,令我能夠毅然重新站起來。

母親陪伴着我步出校園,我們一邊回家,一邊商討以後的打算。一剎那的晨光很是刺眼,我瞇着眼睛往前邁了一步,母親便挽着我的手踏前一步。我看着旁邊的母親,那雙溫柔而熟悉的眼睛。我相信,那再迷惘的未來,只要有人相扶,便將要是光明的。即使再艱巨的,我仍然有那雙溫柔的目光作我最後的堅硬後盾。似乎,這個早上,變得輕之又輕。

 

和熙的陽光,悠悠的雲絮,伴隨着我的開心快樂,一步,一步,回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