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沒有限期

0



功課!那磨人的功課!倘若這世間一切事物都再沒限期的話,那這世界會有多美好呢!至少倘若功課再沒有限期,我也不必像如今般在案前苦苦思索也想不出半點所以然來。

坐在書桌前我絮絮不休地發着嚕囌。

倘若這宛若黑寶石的深夜再沒有期限的話,那對我而言又是另一件樂事了。白天和夜晚,我一向對後者情有獨鍾:夜的神秘瑰麗、夜的獨特氣質,白天何曾擁有半點?夜是含有劇毒的黑蜘蛛,同時卻又是擁有巨大翅膀的黑蝴蝶,總是如此的叫人意亂情迷。然而可惜的是,白天所搶佔的時間永比黑夜的多,而且人於夜要睡覺。假若夜能從此無了期的延續下去,那麼我們便二十四小時都能欣賞到夜的美麗。光是幻想一下人在夜幕之中上班,卻又在明月高掛之際於街上狂歡跳舞、娛樂一番的情景,便已讓我逼不及待的想投身其中!對比之前黑白分明,人們總是千篇一律地上班下班的世界,我寧願黑夜再沒有限期。

還有那些樹上的花兒,那些天上的飛禽、地上的走獸!假如他們的生命再沒有限期,並且永遠都能保持青春的話,那又會是多美好的一件事?漫山遍野的花永不會凋謝,我們再不用像之前般因擔心花會凋落,怕凋落了便再也欣賞不到它們而特意抽時間出來欣賞它們的美態,終可隨時隨地隨心賞花。至於那些縱橫海陸空的生物一旦能保持青春不老,這世間的許多生態學家從此想必也能安下心來,要研究動物生命不但不用擔心牠們在研究中途死去,而且要保護瀕危絕種生物亦再也不是一件難事。

不得不提的是人類──倘若連人類的生命都再沒限期,我們人類就能不費吹灰之力便毅然解開所有生命的疑團。自古以來,人類便想長生不老,並且將此視作他們人生的終極目標,要不帝王也不會在得到權力後千方百計去尋找能令自己長生不老的仙丹。唉!人生是有限期,我們拼盡大半生才得到的一切物質、關係,最後全都白費了。生命如此短暫,能享受的時間就那麼少。看來有限期,還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白費……限期,談起限期,我還差點忘記了,我的功課,也有繳交的限期!於是我連忙拿起筆桿就寫──到我寫完的時候,那夜的暗黑早已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美麗的晨曦。於是我伸一伸懶腰,走到窗邊,望向那寧靜的街道,便放肆的讓自己沐浴於柔和的陽光及濃濃的滿足感中。啊!陽光!誰說陽光不獨特,並且沒有絲毫的價值呢?正正是因為黑夜是有限期的,才更顯得白天的可貴,而假若時間永不流逝,永遠也停留於同一個階段,誰還有前進的動力?本身生命的價值就在於要在有限的時間內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一旦時間無限,這世間一切對於我們而言還有爭取的意義嗎?

想深一層,假如世上一切花葉都永不凋謝,它們的燦爛都是不變的永恆,那麼它們的美還值得叫人欣羨,還有值得讓人留戀的地方麼?大概本身花葉的美就是美在它的美是有限期的,而其開花週期就像在詔告天下:「諸君,我的美是有限期的,要賞要摘,悉隨尊便。只是你們要注意,時間一到,我這少女的容顏便不復存在,我會殞落,而這世界不會再有第二個我。想要繼續尋覓花的美,便去找第二枝花吧,它能讓你感覺不同。」具有限期的花的美大概就在於其性情之剛烈,想要開花的時候它便開,要凋落時它才不會留戀這個世界。當一切尚有限期時,朵朵花也能叫你驚喜、珍惜。再沒有限期,每朵花卻像人造花般叫你感荒謬乏味失色。放眼望向一片花海,只見朵朵相同,賞花興致意義頓時全失。

轉念一想,人類與生物生命也還是有期限的好。所謂的「期限」,就像是為這世間一切都加上一個金框,鑲在框上的正正是寫着珍惜二字的題匾。而正正是因為有限期,我們會更珍惜瀕臨絕種的珍貴生物,亦會對自己於生命中遇到的一切更為珍而重之──既然有限期,此刻不珍惜還待何時?但若沒有限期,一切就顯得那麼疲憊而無謂。

這一切叫我不得不承認我之前認為一切沒期限便最好的邏輯是有謬誤的:一旦「生老病死」中的「死」將隨期限之消逝而永久死去,那當中「病」的階段豈不是要被延長千百倍,歪曲了大自然原本的秩序,還有,若生命真的再沒限期,恐怕屆時人口膨脹、飢荒問題要比現在嚴重十萬九千倍……

嗯,當一個人連生活都失去了該有的快樂和尊嚴,連自己想要的生活也因沒有期限而漸漸迷失之際,那我們還可稱這種生活為生活嗎?

在收拾書包的時候,我又同時在問自己,活在這充滿期限的世界裡,到底我快樂與否?然而我心中實則早已有答案──雖我口常抱怨限期的存在,說它又煩又礙事,我實是喜悅它,當中並沒半點實質的厭惡。對於我而言,一個又一個限期像是那些繁瑣的難關,它們每一次出現都像是提醒我要努力完成自己的目標,又如善意的提醒,提醒我要珍惜眼前一切人與物、珍惜自己的生活!

於是我穿上校服,揹起書包,走出了自己的房門。誰說「再沒有限期」必然是一件好事?打開屋子的大門, 一道比窗外晨曦更亮的光從外頭照進心間,我不自覺地揚起一抹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