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時間表

0



一陣涼風輕輕撥開我的窗帷,輕輕摩挲着我,輕輕吹起了文學書的一頁;周邦彥的秋思,也就淡如蘭香般從詞句裡飄散出來,令人感受到千年前的寂靜空靈,沾染了詞人憂鬱的情思……冬天已不知不覺地來了,它尚未有凌厲的寒風,但那一種瀰漫在空氣中的冰涼,直沁入人的心裡去、靈魂裡去,彷彿那一種寒冷就在我們的深處,勾勒平生種種哀思,萬物也在納悶中走向枯死。冬,像一個從雪山來的冷冰冰的少女,此刻在窗外徘徊着,想着她的心事。這是春、夏、秋、冬,千萬年來無休止的更替,千萬年後也終不改變。

「嘆重拂羅裀,頓疏花簟。尚有疏囊,露螢清夜照書卷」

我勉力定了定神,收回了漸飄漸遠的情思,試着重新專注於眼下的《秋思》、《歸去來辭》、《前赤壁賦》上,卻發覺湧流的情感已經淹沒了讀書的理智,一個千年前的詞人和一個窗外徘徊的雪山少女,我原諒他們的無心之失,卻把我平日壓抑着的哀傷,惶恐……一衣帶水地從幻夢裡、從靈魂裡牽了出來!在這寂靜的冬夜裡!你不能責備我,邦彥,千年前那個秋意漸濃的晚上,難道你在哀傷中又能專心致志地讀書!

我感覺書上的文字都得了生命,都輕蔑地睥睨着我,它們的背後有一頭比天還要高的可怖巨獸,此刻正在天的彼端咆哮着奔來……半年,不,五個月後牠就會把我一口吞掉,我很害怕,真的很害怕,我像一個夜裡迷失在荒野中的旅人,看不清前路,也找不到方向。偏偏命運卻在此時,讓一些不如意的事也在我生命裡發生,把我最後一點賴以支持的糧食也奪去……前路的徬徨、多年好友的離別,周遭難以適應的變遷、無數個思念與寂寞交織的深夜,像一道又一道冰冷的鐵鏈,把我綁了起來,投到一個名叫「悲傷」的監獄裡去叫天不應叫地不聞!唉,這人生,我可真不行了!窗花似是森冷的柵欄,窗外好像不再是那位少女,而是一個遍體烏黑、咧嘴獰笑着的獄卒,牠的名字是「命運」,每當我掙扎着爬起來,牠都會揚起手中的鞭子:「倒!倒!你這不中用的蠢材!」

平靜的夜色突然攪動起來,洶湧着沖過大廈、沖過街道,向我這一盞海上孤燈席捲而來,我兩眼昏沉地最後看了一眼《前赤壁賦》,便迷迷糊糊地一頭撞進了蘇東坡的赤壁裡去。

恍恍惚惚間,我發覺自己站在雪花紛飛的雪地裡,旁邊是兩棵光着枝椏的樹,此外便是一片無盡的白茫茫。這就是冬之少女的面目吧,我想。

「為甚麼?年青人,你為甚麼為生命而悲傷,為生命而流淚?」一位白衣老者在紛飛的雪花中向我走來,臉上有一張慈祥的笑容,那笑容……很熟悉,好像在很久以前就曾見過,我不禁一陣衝動,就奔到老者的懷裡哭訴起來,哭訴種種的悲傷。

「年青人,我來問你:你可有見過永恆的春天,沒有止息的白晝?」

我啞口無言。

「規律、時間表。」老者語重心長地道來。「宇宙中的萬物,大如大千世界,小如一粒塵埃,都有它的規律、它的時間表。萬物欣欣向榮的春天,光明的白晝,這些我們所嚮往的,所熱愛的,不可能沒有盡頭,同時萬物衰敗的冬天,黑暗的長夜,又總有過去的一天。千萬年來,宇宙都因循着它的時間表運行。而人的生命,也正是宇宙的縮影,有起,也有落,最重要的是哪裡有生命,哪裡就有無盡變化的可能。這就是萬物的時間表,生命的時間表,奇在你在不知不覺間,目下的境況已然改變,妙在總是有樂有悲,有生有死,讓你嚐遍生命的味道。你這就看看吧,年青人!」

剎那間,一輪紅日猶如一輛載着烈火的馬車在地平線上疾奔而來,雪也停了,地上的積雪以驚人的速度溶化,露出了水晶似的湖泊,綻放了草地上各色的鮮花,一陣輕柔的暖和在大地上洋溢着,說不出的舒服受用,連枯樹也長出翠嫩欲滴的葉子來。春,像一個朝氣十足的少年,在大地上歌舞着。

「好好記住這生命的時間表,年青人!吾去也!」不知何時,老者已在湖上泛着一葉小舟,小槳往波心處輕輕一點,便往煙波浩渺處蕩去。

「請等等!」我高聲叫喊,追了上去:「您就是那笑看風雨的文豪嗎?」

「是不是,甚麼打緊!」他已消失在煙雲中。突然,一陣耀眼的陽光穿透煙雲、照射在我的臉上……

我支撐着起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定睛一看,不禁啞然失笑。原來我伏在書桌上、伏在《前赤壁賦》上,足足睡了一夜,此刻再看書本上的文字,昨夜的殺氣早已蕩然無存,書中其中一段在金光的映照下,卻是如此友善可親:

「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

是的,是金光,是滿有生命力的金光,已經從窗外灑了進來。望向窗外,冷冰冰的少女終於展開了一絲笑顏。一輪金烏從遠方巨龍的項背上、朝霞的烘托中探頭出來,巨龍一身的金麟,快將從睡夢中甦醒,大廈也彷彿在頃刻間得着了生命。凋零的大樹也在這金光中脫去黃葉,等待來春一件更美的衣裳,落葉散落在地上……落葉!誰說詩人一定得傷春悲秋。我就是歌頌秋冬、歌頌落葉的詩人!啊!落葉!你乘着風流浪到遠方去,你已得到了自由!我能不矛盾地羨慕你的逍遙嗎?我求你,落葉,我求你把我的心也一併帶到天的一方去,帶到異國的土地去,這是我的心願。

此刻在清冷中滲着一種溫柔的暖和,大地有如初熟的稻田般,一片金黃燦爛。我分明看見,一個拄着手杖的老翁,在田間漫步:

「木欣欣以向榮,泉涓涓而始流,羨萬物之得時,感吾生之行休」

我的人生,與這自然的萬物相比,確乎是很短暫的。可是,我和自然,也同樣有着奇妙的時間表,注定了盛衰興亡的時間表。此刻,我只感到一種釋然,命運從來就沒有把我關起來,有時候,人往往同時扮演着獄卒與囚犯。我甘願等待,我深知眼前的一切終將化作煙雲;我甘願等待,我深知放晴的那天終將來到,我會一直等下去。且看看造物者給我訂了怎樣一個時間表!

生命的時間表,奇在你在不知不覺間,目下的境況已然改變,妙在總是有樂有悲,有生有死,讓你嚐盡生命的味道。

 

「聊乘化以歸盡,樂乎天命復奚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