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夢的城

0



城裡的人啊,城已經睡了,連天空也睡了,為甚麼你徹夜無眠?為甚麼,你滿面的倦容,卻不走向夢鄉?

「現在我這樣幫助他,會不會中了他的騙局?」「還是不跟他合作好吧?萬一他把功勞都歸自己……」「就是身邊這個人,我又了解多少?他會背叛我嗎?」……每顆心其實都在輕輕細語,夜並沒有完全靜下來。走向夢鄉的路太遠,偏偏人的身上都背着沉重的包袱,裡面裝着好多好多的石頭,都是早上撿回來的。沒有人知道這些石頭有甚麼益處,卻沒有人能放下來,結果誰也走不進溫軟的夢鄉。

我們真誠,我們相信,我們幫助,我們驚覺,我們傷痛,我們猜疑。

還記得小時候,孩子間流行玩一種遊戲卡,大約是每張卡都代表了一個人物或怪物,然後互相比併之類的。有一次,有一個比我年長的男孩說想要跟我交換一些卡牌,我也傻乎乎地答應了。結果呢?我給了他好幾張珍藏版,卻只換來一堆廉價卡牌。從此我不再相信甚麼交換之類的鬼話了,那男孩也因此受一眾玩伴的排斥,不久就沒再見到他了。雖然行騙的人已經不在,但再也沒有玩伴提出過交換卡牌,小小的心靈,現在回想起來,原來已學會了猜疑。

玩伴們已經失去聯絡了,大概他們已經忘了這點小事。但是,「不能跟別人交換卡牌」、「交換就上當了」這些教條,我想,仍在以這樣或那樣的形式存在他們生活中。

有人說,這城裡的人太會計算,最後在計算中丟失了自己。一想到這裡充斥着丟失了自己的人,還有那些,用華麗面具遮掩醜惡面孔的人,他們若無其事地生活着,在夜裡能不感到心寒嗎?

夜空中料峭的寒風吹醒了月亮,她睡眼朦朧地打量一下地面,死一般的寂靜,城是睡着無疑了,她打了一個呵欠,把旁邊一朵煙雲拉過來,蓋上,安心地做今夜的夢。這下是絕對的黑暗了,那些紛擾的心靈是安靜下來?還是更加惴惴不安?

不,我不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這城裡的人都不是。

冷酷無情的人會慷慨解囊給遠方素未謀面、處於水深火熱中的災民嗎?冷酷無情的人會在長途車中,仍總有人會主動讓座給白髮蒼蒼的老伯嗎?

不。

只因災民不會一臉悻然地說:笨蛋,地震和海嘯不過是電腦特技。只因老伯不會突然拔下假髮鬍子,變成一個年輕人。

不會受騙,不會傷害,能讓這些疑慮的心靈暫時卸下武裝,傾出一片真誠。這裡缺少了甚麼?就是這一點點的真。

試試把封塵多年的那一點真,拿出來吧,不要顧慮,不要猜忌,把所有的真誠獻上給人,在真誠面前,再強大的武裝也會被卸下來,而且必換來別人更大的真誠、內心更大的平安,足以讓你每夜安然入夢。如果,如果你是那行傷害、行欺騙的人,你不止在傷害人,而是對你自己也造成更大的傷害,無盡的猜疑和不安,令你失去人生最可貴的真誠,每一夜都是煎熬,看不見夢鄉半點屋角榭影。

《聖經》說:「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凡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去。」所指的,我想,是心靈上的富足,對人的真誠。

 

一抹光彩悄悄在天際浮現,預示着夜的結束,月亮也用明澄的目光,尋找回到星河裡去的路。明天,當這些疲倦的心靈掙扎着爬起來,掙扎着為生活而勞碌時,願晨光照耀在他們身上,為仍浮沉在茫然清晨中的城和它的眾生,帶來一點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