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

0



以前的日子裡,我、爸爸和媽媽同住一個房子。爸媽結婚數十年,還是恩愛如當初。天氣特別怡人的假期,爸爸總會興致勃勃地領着我和媽到戶外遊玩。他有時候甚至會用調皮的口吻說:「你這個電燈泡,老是妨礙我和你媽談情。」然後每次我都會知趣地走開一會兒,騰出些空間給他們營造浪漫的氣氛;我喜歡媽媽投入爸爸懷抱時那張笑臉,眼睛瞇成一條線,一臉甜蜜。那時我從未意識黑暗的可怕,因為爸爸就像燦爛的太陽,暖洋洋地滋潤着我和媽媽的心窩。我們家一直被和煦的陽光包圍着。

但是,兩年前那一次意外,卻一下子把我們扔進了漆黑的幽谷。有一天在大街裡,我碰見了一個女人。她的笑容洋溢着幸福,有一頭長曲髮,身材姣好,是個迷人的成熟女士。可是吸引我注意的並不是她,是她身旁那一位我再熟悉不過的父親,他們挽着手。他們挽着手──這五個字停格在我腦裡,我的身體亦然,久久佇立在大街上,無法挪動。我從未預計這類事情的發生,對我來說,甚至是不可能。

當晚我坐在空蕩蕩的房間裡,聽見的不止是爸爸媽媽在客廳裡斑駁的辯解,還有媽媽眼淚掉下的聲音,和我們家步向支離破碎的撕裂聲。爸爸不住解釋:「我和她一起只是個意外,我也沒預計她會一直糾纏着我,我最愛的還是你們啊!」接着的連聲對不起,媽始終沒有回應。好一個「意外」,我和媽都深知,那個女人絕對是在爸爸的預料之內,只是我們的意料之外。曾經帶給我無比和暖的那顆太陽,如今就墜跌在我面前,一副狼狽相。這個父親,熟悉又陌生。後來,我伴着媽媽一直居住在前方那所空蕩蕩的房子裡。

 

對,空蕩蕩的,就像當晚那個房間一樣,我的心沒有從那兒逃脫過。天空隨着我的心情變化,愈發如墨色一般黑。雲層稀薄,沒有阻擋黑色天空散發出來的憂鬱。我回想着,在那次以後,我經歷了不少次意外,被朋友背叛、溺水、媽媽被車撞……我所遭遇的都是些小意外,有些人甚至碰着天災人禍、親友的生離死別。然而,每一道意外烙下的疤痕,究竟要用多少時間才能撫平呢?事隔兩年,我仍常常這樣問自己。意外並不在我們掌控之內,總在人沒有準備下一個箭步衝過來,把人擊個粉碎,叫我們防不勝防。我們所能做的,就是把意外遺留下來的苦澀,逐口逐口、一點一點吞下去,直至舌頭麻痺得再也感覺不到任何苦楚。這就是人所謂的「成長」。走在這條路上,我們也沒有選擇權,只能品嚐着苦澀味,一直前進。人生總被塞滿無數個意外,想通了,我便懷着麻痺與安穩的心,朝着只屬我和媽媽的那點光繼續緩緩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