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寓意

0



這是一場校際足球決賽,由我校迎戰七屆冠軍鷹話中學,雙方實力頗為懸殊,我校被看低一線。

半場過去了,雙方互無記錄。

下半場隨着哨子聲開始,經過一番激烈爭奪,友校有一個黃金機會,可惜友校前鋒並沒有將球傳給無人看顧的隊友,反而在三個我校守衛緊逼防守下牽強射門,結果射門偏離目標,我校逃過一劫。

「為甚麼他不傳球?」我輕聲問坐在我旁邊的阿明。

「他要爭奪神射手獎,他只差一球便能追平現時第一名的記錄。」阿明回答。

然後又一個友校的進攻機會。友校中場在沒人防守他下仍不斷賣弄腳法,表演花式,結果一不小心就把球踢了出界。

「他又在做甚麼?」我疑惑地問。

阿明指了指場外站着的一個美麗動人少女,說:「看吧,那是他的女友,他只想表演給他看。」

我默不作聲,繼續欣賞球賽,友校球員繼續踢得像一盤散沙,各自為政,他們也出盡了全力,沒有讓賽,可是……

「喂,阿希!我們差點兒就入球了!」阿明突然大聲喊我,打斷了我的思路。

「喔……是誰射的?」我還未回過神來。

「是『烏龍球』啦,友校的一對中堅產生誤會,差點把球踢進自己龍門……」阿明一直長篇大論,嘮嘮叨叨,我沒有耐性聽下去,但又不想被他知道,只好一直點頭。

霎時間我看到地下有一群螞蟻在搬動一隻死去的蟬,可是卻好像搬得很不順利,和平時團結快捷的動作大相逕庭。原來有些螞蟻在嘗試肢解死蟬,有些則在努力地搬牠向左,有些在搬牠向右,結果蟬在地上左搖右擺,螞蟻白白浪費氣力,出盡全力卻不同心,弄得一團糟。

這時我好像明白了甚麼,推開了仍在發表偉論的阿明,並把我校隊長阿誠呼喚過來。

「我們踢這場比賽有甚麼目的?」我認真地問他。

「贏!」不等他回答,我輕聲地在他耳邊耳語,並拍了拍他結實的胸肌,叫他小聲地提醒眾隊員。

最終我們取得了勝利。

「你到底跟阿誠說了些甚麼?」阿明賽後一面疑惑的問我。

「激勵的說話。」我輕描淡寫地回答。

「激勵的話怎麼不大聲說?」他像個長舌婦般一直追問。

這時阿誠走過來拉我一起去慶功,我回頭看一看仍在地上糾結不前的螞蟻,笑着說:「因為我不想提醒螞蟻。」

 

這時阿明的面容像螞蟻和友校球員一樣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