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的小人物

0



許伯彎下身子,正在整理他鞋箱的工具。我真的不太清楚那鞋箱內有甚麼工具,只知道許伯從鞋箱抽出鞋油、擦鞋布、鎚子、釘等等。鞋箱雖小,但已是許伯的謀生工具,是不可或缺的財產。這大概是許伯每天都整理、清潔鞋箱和工具的原因吧!

其實許伯是三四年前才搬到這兒來「開鞋檔」。他的擦鞋檔在天橋的一角,佔上約一呎乘兩呎的位置。聽聞許伯以往在中環擦鞋,但為了方便照顧卧病在牀的妻子,才搬到近居所的地方設檔。

一次,我跟隨爸爸到許伯那兒去修鞋。爸爸的皮鞋已經破舊不堪,但為了昔物之情,也勉強拿去修一修。我本來以為這雙破鞋尤如給許伯出了個大難題。可是,許伯從容得很。他把鞋釘拔出來,為鞋鋪上新皮後,重新把釘釘進鞋裡去。眼看他三兩下搥釘、擦鞋的動作,原本殘破的皮鞋頓時脫胎換骨,像新的一樣。「我替你的鞋子加上棉花吧,走路時會更舒適。」他道。

我正要下橋,突然見到幾位穿制服的人衝上橋去。我回眸一看,已看到四位小販管理隊的人圍着許伯。他們呼喝着許伯,除了票控他阻街及非法經營的罪名,更充公他的鞋箱及椅子。許伯一臉驚惶,情急下便一手想要搶回他的工具,「我只瑟縮一角擦鞋,阻街麼?即使發我告票,你也沒權奪我東西!它們是我的命根呀!」許伯縱使竭盡力氣,提起嗓子叫喊,他瘦弱的身子根本敵不過年輕的小販隊。最後,他工具不但被充公,更被當眾喝道:「老伯,沒有錢便申請綜緩,不要擺檔阻街!」連番的爭拗引起一群人的圍觀。認識許伯的人也為他深抱不平:「如果要告阻街,便更應告隨街擺放廣告牌的街頭推銷員,而不是許伯!」「你沒有權收許伯的鞋箱!那是他僅有的謀生工具!沒有鞋箱,他如何糊口呀!」硬下心腸的小販管理隊不顧大家熱烈的反對,把工具強行帶走了。

接下來幾天,原本鞋檔的位子已見不到許伯的蹤影,整條天橋頓時變得空空如也,讓我感到些陌生。街坊們眼看許伯的慘況,一起聯署,收集簽名,望法官能輕判。雖然我跟許伯交情不深,也簽上自己的名,獻上一點的心意。

最後,法官對許伯輕判,罰款幾百元,並還他工具箱。但嚴正警告他不可再擺檔。許伯興高采烈的在橋上宣佈這喜訊。

自那次之後,我再沒有看見許伯了。或許,或許他已在另一個地方,正用着精細的功夫為人補鞋吧!

都市人常被批評為冷漠無情,但從這次事件我感到一份溫暖。即使許伯走到人生路上的困境,他也不是獨自面對,背後有一群街坊的支持。也許他們交情不深,但有一份不能解說的情誼連繫着大家。

同時,我又不禁佩服許伯的骨氣。他生活不富裕,還有患病的妻子要照顧。不過,他仍堅持靠雙手維生,養活自己和家人。

 

雖然我不會再見到許伯,但只要每逢我經過那條橋,我也會感受到那一份濃厚而溫暖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