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叔叔是我爸爸的好朋友,他平日十分嚴肅,不苟言笑,但我從他身上學會重義輕利。

0



那一晚,由於母親要出外工作的關係,家中只有我和爸爸。不知為何,身體一向健壯的爸爸,突然直喊着頭暈,臉色還十分蒼白。當時已是夜深,樓下的診所大概已關門,就近又沒有醫院,膽小的自己又不敢自行打電話報警。就在爸爸快要昏倒的時候,我想起自己可以找曹叔叔求救。我撥電話給他,他二話不說,就立刻駕車到我家,還送他到醫院。事後,剛蘇醒的爸爸大大斥責我一頓,怪責我不報警,妨礙曹叔叔談生意,害他拋下了客人,生意談不攏。曹叔叔沒有多說,只是一直說着「沒關係的,那客人挑剔而已……」。我看着曹叔叔,總覺得在他嚴肅的面孔底下,好像藏着甚麼似的。

其後,爸爸和曹叔叔的聚會沒有因彼此的工作忙碌而減少。而我也經常從爸爸與曹叔叔的電話對談中,得知他生意的情況。有一次,我們又去品茗,在爸爸出外拿點心的時候,我聽見曹叔叔談成一宗生意。過了一會兒,他的電話又再響起,我細心聽着,電話另一端顯然是另一個商人,給他貨物開出的價錢比剛才的商人還高出許多。可是曹叔叔只一直說「對不起,這宗生意我已和另一客人談妥……」。待他放下電話,我急不及待地問他:「剛才的人開出了比之前商人高的價錢,為何你……

未待我說完,曹叔叔已跟我說:「允行,做人不可以這樣的,剛剛才答應了別人的事,轉過身來又說要再考慮,這是很要不得的,何況是涉及金錢的生意呢?」說時,他一臉嚴肅,不知為何,我開始拜服他的行為。

日後,我跟曹叔叔的談話愈來愈多。爸爸似乎很樂見這個情況。談着談着,我才得知他有做義工的習慣。他參加了一個義工機構,負責幫助有需要的獨居長者,每星期,他總會抽上兩三天去家訪那些長者,會進行打掃,還會聊天。去年暑假有一個為期兩星期的踏單車到內地的籌款計劃,他也有參加。

「那豈不是要向上司請假?」我問道。爸爸禁不住笑了起來,「允行,曹叔叔是商人,哪來上司?他不需要請假的。他這份工作是手停口停的。」「你又說得對……」他笑得氣岔了。

 

「對了,話說回來,」曹叔叔一臉認真,「今年暑假,這個計劃會改為步行籌款,不懂踏單車也可以參加,你要不要試試?」我想也不想便答應了。「壞小子,上星期又說辛苦,不跟我遠足,別想我給你當贊助人!」爸爸挑着眉說道,而我則噘着嘴。「唉,你倆父子……」曹叔叔難得的笑了,我看着他,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欽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