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師是我最敬愛的老師,他不喜歡說大道理,從他平日待人接物,我體會到中國文化可貴的一面。」 根據以上一段描述,試記述唐老師的言行,抒發你對他的感情。

1



唐老師任教中文科。略胖的身材,經年不改的黑色西裝,鼻樑上粗黑的眼鏡,以及一雙充滿睿智而有神的眼睛。他就是我最敬愛的老師。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散發着中國古人的君子氣質「居處恭,執事敬,與人忠」,令人肅然起敬。

唐老師是我高中三年的中文科老師。剛上中四時,全班同學都抗拒他的到來,因為同學間有傳聞他常板着臉孔,又會拿同學來出氣。每當聽到他皮鞋跟敲響地面的聲音,同學都會急忙坐回座位,噤聲不語。的確,他跟傳聞一樣,新學年首節中文課,他並沒有展露笑容,只是認真講授課文。他手執粉筆,洋洋灑灑有勁地寫下附加資料,我們則在課文的空白處,抄下一字一句。當時,唐老師正在教授文化專題中「居處恭,執事敬,與人忠」;忽然唐老師看到有位同學睡着了,他怒火中燒,當着全班訓斥他,並對我們說:「我執教已近三十年,我對你們教學認真,亦請你們自重,尊重中文課。」還記得這課後,大家都怨聲載道,抱怨未來三年要對着這樣的老師,更對他拋下的那一句話嗤之以鼻。雖然同學再多怨言,也要繼續上課。每一天的中文課,我們都恭恭敬敬地上,他則不苟言笑。我發覺他的頭髮每天都是如此整潔貼服,衣着則是以黑色西裝為主,永遠潔淨燙貼。我從未看過他失儀,儀容每刻都保持潔淨,也許「居處恭」的態度早已融入他的生活之中。我對唐老師的敬愛也一點一滴地萌芽。

中文課對我們而言,只是沉悶而重覆的學習,而對唐老師來說,這不只是一份工作,而是一份責任。他對每一課都十分認真專注,也是他所強調的「執事敬」。或許他深信「主一無適便是敬」,認為凡做一事,就把全副精神放到事情上面,心無旁騖。例如,他上課時從不說不着邊際的話,只是把所知的傾囊相授,專注做好自己教學的職分。再者,他認為學過的知識,應清楚記得。尤記得中五時,唐老師上課時請同學回答何謂忠,但那位同學不懂回答,啞口無言。唐老師便毫不留情地斥責他。同學們開始議論紛紛,說老師太過火,只是不懂回答問題用不着怒火中燒,當着眾同學面前訓斥他,讓他無地自容。到後來,我無意間聽到老師們的談話,才知道原來唐老師並非傳聞所言,拿學生出氣,只是他「愛之深,責之切」,才樹立起嚴肅的形象,希望學生自重,珍惜學習時光。我立時對於唐老師的每一記當頭棒喝,都言猶在耳。我對於唐老師的敬愛又增添了不少。

最深刻的感受是快到公開試的日子,我對中國文化沒大信心,回校打算請教唐老師。當我打開教員室的一扇門,我發覺他埋首於繁重工作中。見他這般忙碌,我決定不煩擾他,在我剛要離開時,唐老師竟從後拍拍我肩膀,問道:「有甚麼事嗎?」「我……」我欲言又止,覺得不該麻煩老師。老師接着說:「你是來請問關於中國文化吧!問吧,你哪裡不懂?」老師竟留意到我手中拿着有關文化的書本。老師最終幫我解明了所有的不明白。我離開時已是傍晚,他緩緩地步回教員室,繼續埋首未完成的工作。唐老師盡心盡力解答同學各樣疑難,充分表現「與人忠」的精神。我對於唐老師的敬愛又增添了不少。

不知不覺間,在唐老師的教學下,也讓我們學習他這份莊嚴誠敬的態度。對他而言,不論為學還是工作,都需要同等恭敬的心對待。我漸漸體會到:做人做事不能敷衍了事,而是要認真對待,「執事以敬,待人以誠。」

 

也許,他不只是位老師,更是一位儒者。從他身上,我看見端正認真,對於中文,他講求語文運用精煉,咬字準確,教學毫不含糊。對於生活,他謹言慎行,一絲不苟,髮形服飾以至立身處事,有規有矩,居處以恭,行事持敬。正正因為唐老師有這份儒者風範,他是我最敬愛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