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描寫──我對小周另眼相看

0



有一次,我和小周相約到公園裡玩耍,我想和她玩「兵捉賊」,就是普通的追逐遊戲。但她一直猶豫着,幾分鐘後,她咬咬嘴唇,跟我說:「讓我先問問媽媽吧。」她便轉身跑回家。我在公園坐了近半小時,她才緩緩走過來,跟我說:「走吧,媽媽說要小心點兒,別跌着了。我們玩吧!」這麼一折騰就給折了半小時,結果我們只能玩上一刻鐘。

還有一次,我和小周還有幼兒園的同學們到河堤郊遊。河堤有個沙灘,那兒有很多蜆,老師們準備領着我們去撿蜆,我也就拉着小周準備去撿。她一手拉着我的衣袖,「嘟」起嘴,說:「媽媽說在旁邊玩就好,別把鞋子、襪子弄濕了。」我也就順着她意,蹲坐在沙灘上堆沙。她一手把我抽起,嘴比剛才嘟得更長了,說:「媽媽說,坐在沙子上會把衣服弄髒的!不許坐!」那次郊遊,就坐在公園的長櫈上過了。不久後,我便轉到香港讀書,而我對小周的印象,一直都是一個躲在父母身後的小女孩。

去年的農曆新年,我們一家回鄉過年,我再遇上小周,她長得很快,已經比我高出半個頭。皮膚黝黑的,還佩戴起一副粗黑框眼鏡。眼前的她比以前的那個小女孩成熟多了。在爸媽和親戚敍舊聊天的時候,我便跟小周出外玩耍。來到公園,小周一個勁兒的跳上滑梯,說:「小時候覺得滑梯很高呢!告訴你啊,爬上旁邊那棵大樹,能俯瞰整個市鎮呢!」我愣住了,當年膽怯、怕事、事事也要問媽媽的小周竟然做起爬樹這等危險事來了!

在公園待了不一會兒,小周便說想要帶我到她唸的中學走走。和我想像中一樣,中學的面積十分大,佔據了整個山頭。她領我到她的宿舍去。宿舍裡有兩張雙層床,小周和四個女生住在一塊兒,床的旁邊還有四張書桌。小周的桌子上沒有一絲凌亂,桌上的書架上整齊地放着書本,文具都乖乖地躺在筆盒裡。書桌旁是一個窄窄的晾衫架,校服和運動服都很整齊地掛着。「每天晚上我們都要自己洗衣服呢。早上起來還要疊被子,有時候還要自己做飯呢!」她說。「那豈不是很累嗎?」我問。她的嘴微微翹着,笑盈盈地對我說:「小時侯媽媽除了照顧我,還要照顧爸爸,甚至爺爺奶奶,豈不是更累嗎?現在我長大了,有能力照顧自己,就應該自己照顧自己,減輕媽媽的負擔!」

聽到她這番說話,我無言以對,感到十分慚愧。當年的小周長大了,我們只僅僅分開了七年,卻好像已經過了十餘年。她變得成熟了,我卻還停留在媽媽的庇護下。現在的小周不僅沒有依賴父母,反而比我更獨立,我對她另眼相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