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0



台北是個有規劃有秩序的城。汽車排放跟隨嚴格的指標,抹殺了濃黑的煙霧;室內商場的冷氣亦按着指示,調至二五點五度;橫街窄巷雖甚少擺置垃圾箱,道路地板卻依然潔淨。在全球暖化的現象底下,台北仿似是個無辜受害的小孩。台北樓房的高度搭建得恰到好處,我是第一次在旅館,能夠以眺望方式去觀看一個都市,而不是仰望或俯瞰。那兒咖啡館的幽暗恬淡的氛圍,你會看到台灣人怎樣品味生活……

香港呢?香港有特首以「派糖」方案以緩解日益嚴重的貧富懸殊的社會矛盾;香港有校長徐立之任由警方無理禁錮學生在後樓梯,為政府服務;香港亦有傳媒未經查證,將露宿者生活歪曲,形容其為「喪屍」,貶抑低下階層的生存價值。台灣與香港相較之下,怎能不慨嘆?

翻開桌椅下的報章,闖迸視角的均是司空見慣的標題,「少女控姑丈性侵,全家罵說謊」、「滿美國籍領億元,李慶安竟無罪」,當我還在細想李慶安的身份,我才乍然發現,這份報章是台灣出版的。

我怎會忘了生活悲劇在世界每個角落都在發生?政府的行政機關無能,法律條例出現漏洞,豈會只局限於香港這個小城?我之所以對香港既愛且恨,是源於我對她的了解。生於斯,長於斯。香港之於我,是一顆洋葱,是我剝開了層層表面,赤裸的看見她內在的核心。而台北之於我,只是果攤的一顆草莓,不放進口裡細嚼,無法判別是甜是酸。我對台灣的鍾愛,是由我抱着觀光客的心態而起的。

我深知我不用長居於台灣,故此,她的美好,我固然熱情擁抱。她的缺陷,我亦能默然接受。若然我翻開了她的面紗,台灣驟然會失去可望而不可即的美態,甚至,她千蒼百孔的一面會無情的暴露出來。

聖經上說:「信徒在世,只是客旅。」我的家鄉原來也不曾在香港,我目前的人生也不過是一場較悠長的旅行吧?我又何必怪責事事不稱心,與世代格格不入?終歸,這場旅遊會結束,過程能否完滿全然取決於自己啊!

 

客機終於抵港,我走出機艙,延續這場無怨無悔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