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媽

1



姨媽是絕少花時間在她的公寓之中。要找到她,除非是在街上偶遇,否則還得到訪她工作謀生的數間公司才可見她一面。一次放學後,為逃避家裡紛飛的責鬧聲,我獨自躲在姨媽的公寓忙裡偷閒。雖然,還是沒能碰見她,但透過住所裡的物件,亦可摹擬出她的為人。右邊的客廳的角落置着一部縫衣機,凝視旁邊積疊起的一堆堆衣服,彷彿依稀聽到姨媽縫紉時發出的「噠噠」聲響,姨媽的背影也漸次清晰起來。姨媽蓄著一頭短髮,架着咖啡色「老花」眼鏡,弓着背,低頭與針線糾葛,縫合長褲褲管上的小洞。地上則是擺滿貼有「特價大平賣」標誌的紙巾套裝,腦海自然浮現出個子不高的姨媽在黑壓壓的人海之中,頑強地與對手抗戰的畫面。客廳剝落的牆壁,被一些稚氣的塗鴉所遮掩着,耳畔又響起了昔日的聲音。「那麼愛畫畫,乾脆畫在牆上,夠大,且省紙。」這一切,都叫人感到一種強韌的生命力。無論市場價格如何膨脹,雨水的侵蝕如何肆虐,她自有一套自處的辦法。

一次公眾假期,與姨媽一家到酒樓吃飯,當時正值中五放榜,表姊一向成績出眾,但慵懶的性格奪去她原校的學位。湊巧,表姊同學的母親經過,竟然落井下石,「不用去叩門嗎?這樣的分數沒太多選擇啊!」氣氛頓時僵持起來,姨媽只握緊表姊的手,以哈哈幾聲帶過,「都得先吃飽。」我看見,她的一顆心被冷硬的言語所刺傷,然而,她沒有要報復的意思,反而是用手蓋着傷口,不讓人看見她汨汨而流的血紅,不讓人攻擊她心目中的驕傲,更不讓人摧毁動搖她的品格。

適逢農曆新年,流着中國人血統的姨媽,也秉承祭祀的傳統,到黃大仙上柱香,求個安心。當她向我談及這件事的時候,我竟不經意間窺看到她心底的一些瑣碎。「我為你、你爸媽、你妹、我老公、我兩個女兒……總之就是全世界啦,都上了香,努力讀書啊!」人際網絡廣闊的姨媽眼中的世界,原來就是由這八個她愛的築構而成,是多麼瑰麗、單純的一個世界啊!

一場成功的音樂會,少不了的是有才華的樂手與指揮,但樂譜也是不可或缺的。我的姨媽就仿似這份樂譜,能夠包容世界所有的聲音與音符,不發一聲的參與這場演奏。她的生活態度就恰似那五線一樣,直率而樸實。

 

她,從小到大,都懂得自己的崗位,一直毫無怨言,在這個人生的演奏廳,靜靜擔任一個微小,但不可或缺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