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不同意見,我們應抱據理力爭的態度還是求同存異的態度?

7



面對爭執時,我們很常聽到一方對另一方大喊:「你總拗不過一個『理』字啊!」沒錯,我們說不過「理」字。人類作為一頭邏輯動物,天性使我們有服從理由和證據的力量,但在對與錯,是與非之間,是否永遠都那麼黑白分明呢?「世界沒有永恆的真理」這一句話,聽來矛盾,卻又饒有趣味。人們通過實踐發現真理,又通過實踐檢驗真理、證實真理和發展真理。真理具有客觀性、絕對性和相對性。人的認識,是由無數相對真理不斷接近絕對真理的發展過程,因此真理跟錯誤相比較而存在,相鬥爭而發展。絕對真理在理論上存在,但在時間性上解剖開來,卻不存在。由是觀之,當我們據理力爭時,所依據的不是真理,而是個人之理。在堅守立場時,所守護的不是真理的立場,而是個人的立場。

沒有絕對真理的話,對與錯的標準、黑與白的量尺又要從何說起呢?意見之不同,並非真理因人而異也並非真理被某一方所摒棄,不過是不同人所站的方位所看事物的角度不同罷了。當我們過份強調自己的原則,又不能推己及人,推誠相見時,分歧的意見將會導致談判的破裂,產生的效果有可能是沉痛而深遠的。以下便是一例。美國與伊斯蘭原教主義者談判失敗,而導致恐怖主義抬頭的局面是無人希望面對的,然而問題的出現,追源溯始,卻是雙方據自己之理而力爭,堅持自己之立場而不妥協所造成的。美國自獨立戰爭以來,追隨自由和平等一直是每一位美國公民的夢想,因此當他們見到伊斯蘭國家男尊女卑,階級分明時,便指這些國家人權狀況差,藉詞要制裁,要進入這些國家改善人民生活,幫助人民擺脫暴政,宣揚資本主義。另一方面,伊斯蘭原教主義者卻認為美國在侵犯他們的國家,侵犯他們的傳統文化,褻瀆他們的宗教。美國依據的是獨立宣言,伊斯蘭原教主義者持守的是可蘭經戒律,在這樣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情況下,不妥協,不包容的結果便只有鬥爭了。

除了文化外,在政治經濟上堅守立場,結果也往往並不美滿。作為兩個位於非洲的大國,蘇丹和南蘇丹的爭執便是一例。政治的目的是為了爭取最大的利益,因此,國家堅持自己的利益,向人民負責,是無可厚非的,不過當兩國都以自己的利益立場為依歸時,問題便會僵持不下,懸而不決。作為從蘇丹分離出來的國家,南蘇丹擁有蘇丹近九成石油資源,但南蘇丹乃內陸國家,石油輸出需要倚賴蘇丹的港口,兩國便在石油過路費問題上糾纏不休。於是蘇丹便扣押南蘇丹石油作為過路費,南蘇丹則憤而停止石油出口,來個鷸蚌相爭。其實如果兩國在石油過路費上意見分歧時,能夠易地而處,求同存異,代入他國的身份,思考平衡雙方利益的方案,而不是堅守自己的立場的話,相信必定海闊天空,解決問題的妥協方案一定能一蹴即至。由此可見,據理力爭的態度未必一定理想。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這句話絕非空穴來風。呂氏春秋聚諸子百家而得以大成,本草綱目集天下藥方而流芳百世,所靠的便是彼此包容,求同存異的態度了。誠然,持份者的理據或者不同,但如果能在達成共識的同時又能容納不同的意見,這自然就是上上之策了。要達到這種境界,說難不難,說易不易,所靠的只是一份容人之量而已。心理學家基爾曼把合作視為處理人際糾紛的最高境界,何故?蓋效率最高也。合作的基礎建立於彼此包容,求同存異之上,如果人們不能在不同的意見中歸納出共同的目標,又不能容納他人意見及放棄自己某些意見,相信衷誠的合作很難會出現。歷史上不少事件的出現都是建基於包容和接納之上,下面便是一例。

物理學上,曾就光是粒子還是波作出過深入的辯論,最終普遍認為光是波的一種。然而,光是粒子的說法並未被視為異端邪說,反而得以在物理界繼續發展,後來更被愛因斯坦證明光原來同時有粒子的特性,即光具有波粒二象性。試想像,如果當時物理界容不下光是粒子這一說法,只據當時僅有的理論而抹殺這假設的存在,人類的科學史將會有多大的改變啊!說不定光有粒子特性這一現象至今還沒被發現呢!從這個例子,我們不難發現很多時候我們所堅持的並非全部正確,而別人所堅持的也非全然錯誤,只有透過以包容的態度,相互交流不同的意見,才能共同進步,共臻佳境。

香港是一個華洋混雜的社會,來自五湖四海的人皆能在這片土地上發出自己的聲音,發表自己的意見而不會被排擠。正正是這份互相包容,求同存異的精神,造就了理性的討論和分析,造就了今天香港的繁榮。俗語說:「三個臭皮匠,勝過諸葛亮。」便正是如此了。盲目堅守立場並不可能產生討論。所謂一人計短,二人計長,意見的融合所產生出的結果是豐富而絢爛的。沒有人能作出絕對正確的選擇,唯有我們保持開放的態度,懷抱各方面的意見,才是明智之選。

 

總的來說,據理力爭,堅守立場的做法於學術,於討論,於洽商上俱是不智的。只有開放心扉,容納四方八面的意見,讓不同看法共冶一爐,讓不同的見解不斷磨合,才不會助長單方面的立場,社會的多元、和諧才得以被確立,這才是真正理想的方法去處理不同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