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認為父母教養子女,應給予足夠空間,讓子女自由發展;有人認為應給予明確的指導,讓子女依從。上述教養子女的方法,哪一種較為理想?試談你的看法。

9



孩子幼年時,父母應給予明確的指導,讓子女得以全面發展其潛能。德國著名神童卡爾威特不過雙十之齡便精通十數種語言,並獲得多個不同學科的博士學位。其父老卡爾於其敎育巨著《卡爾威特的教育》便明言教子之道:「我從小便教小卡爾不同的知識,發掘他的早期潛能及興趣。」誠然,幼兒若缺少長輩的明確指導,連接觸不同知識的機會都沒有,更遑論有甚麼傑出的發展了。

有人則不以為然:年幼的蕭伯納家貧,其父母根本沒空照顧他,任其自由發展,後來他不也是自學成才?依本人愚見,這種教養方法風險未免太大,也有很大可能白白浪費天資聰穎的孩子。神童畢竟是神童,蕭伯納畢竟只有一個;而我們身邊隨處可見的,是千千萬萬個缺乏培養而浪費天資的方仲永。九歲升大學的沈思鈞,若沒有其精通數學的父親悉心培養,焉能有如此傑出的成就?方仲永的父親當年若着力栽培其文章功夫,王安石後來還會寫出《傷仲永》嗎?英國名諺說得妙:「品種優良的馬也需要操練,天資最聰穎的孩子亦需要培育。」由此可見,這道理是中外古今皆通的。

但當兒女進入青春期,這套便行不通了,反應該讓其有足夠空間以自由發展。因為青春期是子女建立健全人格、鍛練人際溝通技巧的最佳時期,父母若要兒女依從自己的指引而不給予足夠空間,是變相的束縛,只能限制子女的成長。電影「三個白痴」中的法漢便是在這種環境下成長的小孩。他雖然在智力上得到充份的發展,卻因為其父逼他修讀工程系而被逼放棄他十分喜歡而有天份的動物攝影,最終導致其白白浪費了四年的大學光陰,其性格較於同儕亦是顯易而見的懦弱。法漢不單是個電影角色,他更代表着千千萬萬個活在「直昇機父母」陰影下、被揠苗助長而得不到自由發展空間的少年,讓人徒嘆可惜。早前於美國造成轟動的神童布爾默,由其父母親悉心栽培,卻被指施加太大壓力,由早到晚規定兒子按規劃好的時間表行事。結果,某天小神童在家舉槍自殺了,令人惋惜。這雖是極端例子,卻某程度上可從中窺知,成長,是需要空間的。

雖說應讓青春期的孩子有足夠空間成長,但這不代表應完全放任不管。理想的「放養」模式應該像龍應台與她的兒子安德烈一般:給予其充份的思想上及選擇個人路向的自由,培養其獨立自主的性格。在需要時才加入一些引導性的建議,而非要其按照自己的安排行事。從《親愛的安德烈》一書中可見安德烈有着勝於同齡的成熟與思想深度,更難得的是能跟母親充滿愛的溝通,這些都是現今西方青少年十分難得的性格特質。從安德烈健全的人格建立,不得不說龍應台的適度「放養」,給予孩子自由空間的教養方法是有其道理的。

 

總括而言,教育孩童並不能靠單一方法。應該分階段的管教:幼時多給指引,發掘其潛能;青春期則應多給空間,讓其茁壯成長。就好比種植盆栽,早期總要小心翼翼的看顧,讓幼苗不至長歪;但當其成長得差不多,值含苞待放時,還不卸下周圍的鐵枝木架,不但開不出鮮艷的花,更大的可能是長成畸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