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火警演習眾生相

6



「鈴…………」火警的鐘聲在校園響起。在球場上的同學反應最快,但並不是敏捷地去集隊,而是發洩的速度最迅速,他們狠狠地將籃球拋在一旁,埋怨為何鐘聲偏偏在比賽最激烈時響起。鐘聲亦打斷了在音樂室上課的學生的歌曲,同學輕輕的嘆息以表示鐘聲打斷了他們欣賞音樂的雅興;鐘聲又傳到上方的禮堂,這令不少已沒有參與討論的同學鬆了一口氣。各個高中學生的課室之中,鐘聲中傳來同學的歡呼聲,嘈吵的聲音合力喚醒了不少正在熟睡的學生,他們已緊合上的眼睛忽然睜開,他們紛紛舒展身體再合上課本,肆無忌憚地在課室起鬨。不少同學高聲的道:「不好了,校園發生火警了。」緊張的課堂氣氛突然變得輕鬆。而老師雖早知道演習時間,但仍是抱怨為何火警演習不能在空堂時進行,他們緊皺的眉頭表現了他們對演習的不滿,他們既要平伏自己的情緒,又要平伏一群喧嘩的學生。初中學生聽到火警鐘響起時仍然坐在課室中,每一雙眼睛仍望着老師,等待老師的指示,明顯地初中生仍可專注地上課,無奈地老師必須停止授課。在實驗室的學生轉向老師,以一種詫異並帶有責備的眼神望着老師。老師被鐘聲嚇呆了,空洞的眼神像告訴每位正在做實驗的學生:「我忘了!」一陣火警鐘聲掀起了無數師生不同的心情。

初中學生乖乖地順從老師的指令,在課室門外排了兩條直直的隊伍,就像將到戰場的年輕士兵一般,年紀雖小卻遵從老師的指令,一班班地往操場去,部份學生戰戰兢兢地緊貼着前方的同學。高中生的情況卻是剛剛相反,他們與前後的同學交談,三五成群毫無隊形地前進,像是剛從戰場回來的士兵,腳步輕快,心情輕鬆,還有幾位同學裝作緊張戰兢,大叫道:「救命呀!燒死我了。」

兩旁的風紀一面維持秩序,一面趕緊請同學迅速到操場。這只令原本動作快的初中生的步伐更快,更險些兒跌倒;初時行動緩慢的高中生則行動更慢,還有同學裝作滑倒撞向風紀。「聊天的同學請站在一旁,留待最後才到操場。」訓導老師的斥責立刻令同學加緊腳步。師生由音樂室、禮堂和各課室湧到操場,不同年紀、不同感受的師生匯聚在一處。

在廣闊的操場上,僅僅七分鐘就由只有數十位同學增至千位。訓導處的老師以嚴肅又帶一點滿足的表情站在台上講述今天的集隊時間比起上次的短,又指出今天演習時同學表現的優劣,又談及近期學校的紀律問題,非常認真地對待這次演習。老師和風紀員也專注地聽訓導老師的講話,每班班長又努力地點算同學人數,高年級的同學就像一群愛玩弄他人的猴子,非常活潑,不但時常聊天,更時常互換排隊位置,令點算的同學多點了幾位。高中生們還互相碰撞,在隊伍中搗蛋,火警演習就像他們舒展筋骨的好機會。在旁邊的初中生卻是整整齊齊地排隊,人與人和班與班之間的相隔也非常工整和一致,他們更靜靜地將訓導老師的話存在心裡。此時高低年級同學的眼神相接,高年級的學生恥笑一班只懂聽老師吩咐的「小學生」,初中生卻在心裡諷刺一班連自己嘴巴也控制不到的「大小孩」。冷風吹來,訓導老師的話也像風一樣掠過眾人的腦海。老師在擔憂教學進度;在做實驗的同學正在腦海中進行接着的步驟;悠揚的音樂在正在上音樂課的同學心中響起;上體育課的同學視線轉到籃球框上;在課堂中打瞌睡的同學一起談論老師的授課有多沉悶。不同的師生雖聚在一處,卻其實各有各的思想,身處在不同的領域。訓導老師在後期的說話只是演習中的裝飾,並無實質作用,到了最後的一句:「各位同學可解散!」這雖不及火警鐘聲響亮,卻又喚醒了所有的師生,各自回到自己的崗位去。

 

所有人又回到原處,只有一批人特別雀躍。原本閒着無事的他們聽到警鐘後立刻收起疲累的面容,臉上多了一道微笑,立刻趕工,恐怕最終沒有足夠的食物賣給操場上全校的同學,因同學在演習後也走到小食部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