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記敍你曾面對的一次重大抉擇,而這次經歷也讓你更瞭解自己。

1



「一心,你的家人知道你回教會的事了嗎?」家寶在一次聚會中輕聲地問我,她那清脆的聲音順着風穿過我的耳膜,我的臉「唰」一聲地紅了起來,我低着頭不敢作聲。

家寶是我的牧者,是她帶領我走向信神的道路的。我不敢與父母直言的事,被她誤打誤撞地問到痛處了,我猶如一個被父母發現偷吃了雪糕的小孩子,訕訕然地想逃走。

「一心,你有沒有考慮過向父母親坦白呢?」家寶的話讓我的心狠狠地顫了一下,那矛盾與糾結的心,把我的靈魂抽離了。

「坦白……?」我的心裡,有很多躊躇和害怕的思緒在徘徊着。我很記得,在小時候的一個平安夜裡,有些基督徒裝扮成天使的模樣四處唱詩,那時聽出耳油的我倏忽被父親兇惡的嗓音嚇着了。

「敢信神的話,我把你的腳打跛了!」我那時害怕得很,只懂匆匆地躲到母親的懷裡。每年的聖誕節,那璀璨的燈飾,總讓我的心情變得沉重起來。

「我不敢,我真的沒膽子。」我「哇」的一聲哭起來,這樣的不敢向父母坦白相信神的我,與不認祂有何分別呢?每次父母問我星期六的去處時,我都會逃避他們的眼神,只隨便編一個理由出來推搪過去。

「一心,不要哭。放心吧,來,我們祈禱,求神幫助你。」家寶頓了一頓,才誠心地說:「神呀,求祢賜勇氣給一心,讓她知道,祢會安排好一切,祢不會讓她受苦難多於能承受的……」家寶緊緊地捉着我的手,力量彷彿透過緊握的手傳了過來,頓時,我下了個對我而言,十分重大的抉擇。

下午六時,我離開了教會。臨走前,所有朋友都紛紛向我說了聲「加油」。

下午六時二十分,我還在車上,透過車窗看着已漸漸昏暗的天,我默想着待會要說的話,猜測着父母的反應,思考着待會的情況。

下午六時二十五分,我已經在家樓下了,抬頭望上屋宇,見到大約是我住的樓層的燈已亮着,我呆望着天空:「我預備好了嗎?」我默默地問自己。

下午六時二十九分,打開家門,只見父母已經在吃飯。他們大抵是發現了我略為凝重的表情,於是放下了碗筷,氣氛定住了。

「我,信神了。剛才我去上教會了。」話畢,我頓時放鬆了,壓在心頭的大石彷似被誰給移走了,我屏氣凝神地等待着答覆。

原來,一切都只是我的杞人憂天罷了。記得有人說過:人一天擁有一百個煩惱,當中有九十九個都是不會發生的,而那僅餘的一個往往是不能靠人的力量去避免的。

這是真的,父親勾起了一個淡淡的笑容,他說:「這樣啊!在教會都做些甚麼?」

「聽說會唱詩歌的啊,女兒,唱來聽聽吧!」母親也笑着說。

經過了這次的事件後,我這才瞭解到自己的性格。原來我沒有膽子,我不夠勇氣去承擔自己所作的事情。除了信神,將來我長大後都需要坦誠地面對一些自己個人作的抉擇。我更明白到,我不需要驚惶害怕,我要踏出一步讓人知道,我所作的抉擇都是對的,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另外,我也發現家人之間存在着包容和體諒。以前,我認為父母親都會極力反對我的信仰,會把我痛罵一頓。誰知,結果是如此出乎意料,我們談了一整個晚上。

 

有很多時候,擔心都是多餘的,就讓我經過這次後清楚知道,勇敢面對比起擔心對解決事情來說更有用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