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媽說,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爸說,朋友多了路好走。我想,朋友更像是一雙雙不同的鞋子。從我們蹣跚學步的時期開始,我們每走一步路都離不開他們的悉心照料和傾情陪伴。不一樣的鞋子適合不一樣的人,它們或會提升我們的高度,或會令我們步履堅實,或會使我們感到舒心愜意。然而,在成長的征途上,我每在成長,鞋子在不斷地破損,甚至有天會變得不合腳,於是我們不得不常常更換鞋子;在不同的場合,我們會選擇不同的鞋子來滿足自己的需求。不是人人都喜新厭舊,更換鞋子大概是我們生存與成長的一種理性需求吧。

最初,友情是那麼純粹,那麼濃烈,不摻雜一點世俗的功利成分,那些朋友陪我們玩樂,陪我們學習,陪我們長大。當然,他們對我們而言不僅僅是一種陪伴,更是一種塑造。一雙好的鞋子決定了孩子的腳型和足部健康。它影響着孩子的平衡能力,而孩子的足部一旦定型,日後若想矯正就難得多了。正如我們小時候的友伴,在與他們相處的時候,我們培養出了伴隨我們一生的性格與喜好,然而,幾乎沒有人可以陪我們走完生命的旅程,這些塑造者會因着各種原因逐一離開我們。當一對曾經十分要好的朋友在經歷長久的分離後再度重逢,或會出現除了緬懷過去共同走過的那段路,再也沒有共同話題可言。刻意表現的興奮、親密,以及客套的寒喧只會把距離拉得更遠。真的,當鞋子不再合腳的時候,生拽硬套只會令自己尷尬和疼痛。

正如鞋子有皮鞋布鞋,有昂貴的廉價的,有高跟鞋也有拖鞋,朋友也會分三六九等,樣式和品質不一。

有的朋友如布鞋,納得細密的鞋墊,柔軟的膠皮底,貼舒的鞋面,穿起來讓人從心往外的舒服。在他們面前,我們不必修飾和偽裝,他們不會在乎我們的美醜、尊卑,不會挑剔我們是帶他過橋還是爬山,也不會冷眼旁觀你是在上坡還是下坡。他們只會一聲不響地一直陪在我們身邊,隨時調整彎曲的尺度,給予我們他們所能給予的。只要他們能,只要我們要。

有的朋友如皮鞋,優良的質材,耀眼的光澤,他們抬高我們的身價,襯托出我們的偉岸與威儀。他們陪我們走在大理石的樓梯上,走在光滑明亮的地板上,讓我們自信滿滿儀表非凡。有他們的陪伴,我們會更加從容和自信。只是他們不能陪伴我們攀爬巔峰,也不能陪我們下坡,他們寧可折斷也不會為我們彎腰。

有的朋友是高跟鞋,他們給予我們一定的高度,使我們的視野更加廣闊。在他們的幫助下,我們每走一步路都擲地有聲,鏗鏘有力,但也倍加地步步為營。俗語說,「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一不小心,他們便可能使我們崴了腳。

有的朋友是平底舒適的拖鞋,我們很少帶他們在人前出現,也很少在人前誇耀他們,但是在我們脫下防備後,是他們用細膩的心靈給予我們撫慰。這些朋友是兄弟,是閨密,他們了解最真實,最不被世俗所束縛的我們。

有的鞋子是廉價的。得來全不費功夫。只要打過照面都可以稱兄道弟。當你真正需要他們的時候卻千呼萬喚還不出。這時你才發現他們早已腐爛了。

有的鞋子是昂貴的,非同風雨共患難不能以朋友稱之。這樣的朋友需要時間去印證,一旦驗收合格,他們便會把身心與我們托付。

 

朋友如鞋,隨時間更替變換乃世間常態,不必感懷,但要記得選一雙合腳的好鞋。朋友如鞋,想得一雙好鞋必先作一雙好鞋,雙方相互承載,路才越走越寬,無論平地、險灘也不至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