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見

0



前幾天,我走在人來人往的旺角街頭上,遇見了一個曾經認識的人。為甚麼是「曾經認識」?因為我們當真只認識於曾經。

那時,我同樣地望住了他,似乎跟他對望了一下,然而他卻同樣地把頭別到另一方,好像故意躲開我的視線,我們在千萬人海中擦身而過,我只能看到他那冷淡的陌生臉孔,如四處那些毫不認識的陌路人般毫不交流地擦身而過。那刻,我們雖身處於同一個世界,但下一秒,彷彿又踏回自己的世界似的,然而我也只是繼續走我的路,毫無感覺。

他曾經是我中學二年級的同班同學,我們曾經坐在一起,上課的時候總是談天說地,有說有笑的,我們曾經是朋友。只是,隔了兩個月的暑假後,我們都升到不同的班別,自此,我們便好像沒見過面。直到中學三年級那年,在學校碰見過他,我凝望着他走來的方向,滿心期待他會跟我打招呼,但他看到我卻故意地別過頭去,無視了我,然後默默地從我身邊走過。那刻,我心如一條脫了線頭的圍巾般,被他勾住了線頭,愈扯愈遠,隨着不斷的脫線而不成面貌。

一個暑假好久嗎?久得連朋友也漸漸疏遠了?

現在已經是中學五年級了,對於這些事已經見慣不怪了。曾經認識過許多人,我們在交叉點上遇見了對方,也一同走過一段愉快卻短暫的道路,可是一旦離別以後再偶然相見,當我正準備向他們問好之際,他們總是別過頭去、或是低着頭,從我身邊視而不見地溜走,這些人全掛着一副陌生而冰冷的臉孔,無情地帶走存在我心中的朋友。

好久不見的朋友就是會隨着時間而疏遠,可是,「好久」的定義是甚麼?我終究想不清。

「好久不見了。」

這句話,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我驚訝地回過神來,抬頭一看是一個似曾相認的女生,我從記憶中搜索着這副臉孔──噢!她是我的小學同學,一心。

跟她打過招呼後,她解釋自己轉了電話後便再無法與小學同學聯絡了,又主動跟我交換了聯絡方法,表示以後請繼續聯絡,然後因有事在身先離開了。

我拿着那張寫了她電話號碼的便條紙,目送她漸漸遠行的背影愈縮愈小,然而,我腦海中卻揮之不去剛才她那張又驚又喜的笑臉,她開朗的笑容似是冬眠沉睡的大地上第一個升起的溫熱太陽,融化了我從前凝固的冰雪,照射着我冰冷得麻木的心,讓我感到無比的溫暖。

我終於明白「好久」的定義──是沒有的,對於每個人來說,「好久」的定義也不一樣。對於那個視而不見的他來說,我們的「好久」也許好比光年般漫長;於那個保持當日熱情的她來說,我們的「好久」也許只是昨天一起玩耍的日子。

 

活於現今社會裡,只有依然保存溫暖的情感的人才能配得說「好久不見」這句話,因為只有富有情感的他們才能打破「好久」的界限,保存從前的那份情義於心中,然後又在往後的日子裡,完整無缺地呈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