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裡偷閒

0



忙裡偷閒,是一種精神充電,是一種似停實進的戰略。時裝界的「老佛爺」卡爾正正是一例子。時裝的天橋發佈會上曾有一記者向他提問:「為何你總有源源不絕的靈感?」他說:「每當設計遇上『瓶頸』時,我總愛去去旅遊,散散心。」到東歐國家度假,假後他將當地的特有文化及服飾融入現代的設計;瑰麗的色彩,特獨的剪裁,為他再次贏得了觀眾們的熱烈掌聲及那芬芳的鮮花。由此可見,忙裡偷閒,讓我們解除「瓶頸」的捆縛,飛向成功的彼岸。

忙裡偷閒,是為了調整自我,超越自我。溫家寶身為一國之總理,國事繁重,日理萬機;在旁人看來,忙裡偷閒似乎是沒有可能的,但總理卻深諳偷閒之道。料理政事過後,他總會抽空讀讀書,放鬆一下心情;工作過後,他更會寫寫詩詞,抒發心中的豪情。誰說「偷閒」必定是品茗細斟?誰說「偷閒」必定是屢作娛樂?只要是以百忙中抽空幹自己喜歡的事,舒口氣,「偷閒」的意味便出來了。這種偷閒不但能使他調整自己疲累的身心,更能使他突破「總理」這一身份的規限,發展其他的興趣和才華!終於,北京航空大學的校歌《仰望星空》便於總理的「偷閒」中給「偷」出來了。

「忙裡偷閒」,是對人生感悟的昇華。歐陽修被貶官他方,終日操勞於民政之事。為百姓地方的利益費盡心神。偶爾忙裡偷閒,扶老攜幼,拖男帶女,登上醉翁亭享受那山林之樂,宴酣之樂及登山之樂。拋開被貶的苦惱及官務之繁忙,細味這佳美之地絕妙的山林景色,人生的得失、財富、成敗盡拋腦後。對啊,人生豈能只在乎成就呢?哪怕自己「飲少輒醉」,縱情舉杯,細味人生中每一個值得喜樂的點點滴滴吧!

真正的偷閒,不是偷懶,不是迴避,而是休整,而是突破,而是昇華。就像玉手鐲套進手中,脫不下來。與其死扯死拉,傷手損玉,倒不如往手裡抹點肥皂,一滑就脫出來了。其實,「忙裡偷閒」如肥皂,卡手如瓶頸,稍稍放鬆一下,重整思想,問題不就解決了嗎?而「偷懶」則是任由手鐲卡於手中,視而不見,這與「偷閒」有天淵之別!

 

富士康工人不堪壓力,跳樓自殺;著名導演陳逸飛過勞而生病……這些事正訴說着「忙裡偷閒」的重要性。其實,試想想,銅皮鐵骨的機器尚需定期維修,更何況是有血有肉的我們呢?所以嘛,讓我們於百忙中,給予自己的身心一次喘息、放鬆的機會,品嚐那「偷得浮生半日閒」的精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