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到醫院探病的經過和感受

13



然後有一天,媽媽忽然拉着我們三姊弟坐的士到伊利沙伯醫院探訪曾祖母。走到醫院外的斜路上,我的心突然像是被籐蔓纏繞着,異常難受。我不安地想着,伊利沙伯醫院我是經常出入,這條斜路我亦是走熟了,按照道理是不會走到氣喘的吧?我忐忑不安地想着,終於走到了醫院大樓。

走到曾祖母所在的樓層,媽媽的腳步倏地倉卒起來。她大步流星地向前走,拋離我們在後。我拖着弟弟,在這偌大靜謐的走廊迷惘地走着,雙眼不斷跟隨着媽媽的身影。終於,她在走廊盡頭轉左走進病房。

我該怎麼形容那一刻的感受呢?難過?抑或是心痛?不,這些形容詞都不夠貼切。那是自責、惘然,後悔得無以復加。

曾經是我最愛的曾祖母,現在就躺在病牀上,奄奄一息。她的雙眼半瞇着,好像已用盡了畢生的氣力撐開雙眼。蓋在她口鼻上的氧氣罩,若有若無似的泛着一層薄薄的霧氣。我們全都不自覺地邁着腳步,走近牀邊,輕輕握着曾祖母枯黃的手,那力度像捧着易碎的陶瓷那樣小心翼翼。

整個探病過程大家都一言不發,應該是說不出話來。我哽咽着,目光像是穿透了牆壁,無目標的遠望着。我彷彿再次看見了小時候我迷了路,結果由一名阿姨送我回來,媽媽氣得冒火三丈的情景,而曾祖母永遠是維護着我的一個;我不肯做家課被媽媽用籐條打,曾祖母亦是極力維護我的一個……

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我對曾祖母的愛變了質,討厭她的嘮叨、歎氣。我不再接近她、與她說笑,更一次又一次無禮地跟她說話……

一種叫苦澀的滋味在心底化開。曾祖母殘餘的生命力就在這病房徘徊,可是它們是一縷回憶,我抓不住,也儲不回來。

神啊!你是多麼偉大,甚麼樣的禱告你都聽取。

後來爸爸的到來搗散了一房的寧靜。他跪在地上,聲淚俱下。我們誰都知道,這是我們最後一次探曾祖母了。而我仍來不及彌補自己所做過的錯事,不能再好好孝順她。

後悔是甚麼?後悔是一片大海,帶着獨有的鹹味,沖洗着心中的創傷,淹沒整顆千瘡百孔的心,令你難過得不能自己。

我後悔,對曾祖母惡言相向。我後悔,自己惡毒地祈求她不再回來。若然我仍能是天真小孩與她歡樂玩耍,那該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