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參加比賽的經過和感受

6



馬拉松比賽當天,雖然我們沒有相約,但總算在會場碰上了面。那時只有凌晨五時多,但我一眼就把她那一件奪目的紅色外套認出,因為那件運動外套是她平日最喜歡的。我本想對她問個好,卻因想到她之前的無理取鬧,於是我就轉身而去,沒回看她一眼。

比賽槍聲一響,各個參賽者都爭先恐後地向着終點進發。雖然我並不是專業的長跑手,但我也沒有大落後,一直處於跑手群中的中遊位置。跑了約一公里,跑手的速度都開始慢了下來。儘管檢查站有清水供應也設有休息站,但我也沒有停下來,因為我想要趕上樂喬的速度,不要被她看扁。

但我的身體又怎能及得上平日身手敏捷、抗逆力高的樂喬呢?所以我在快要趕上她的腳步時,就已經筋疲力盡了。加上我賽前欠缺熱身運動,比賽時也沒有停止過,更使我的肌肉和筋骨仿如經歷割肉之痛。我獨自坐在公路旁邊,但怎樣呼叫亦沒人理會,只見一個又一個的參賽者在我的眼前離去。這時,晶瑩的淚水一滴又一滴地從我的眼眶中滑下,是因為身體上的痛,更是因為心中寂寞、惘然若失的痛。我絕望地在這「無人之境」中哭泣,忽然一隻白晢而溫暖的手伸到我冰冷的眼睛前,我往上一看,原來是特意跑回來找我的樂喬!

「妳的身體還真差啊!」她面帶着如天使般溫柔而和煦的微笑,一面淘氣地跟我開玩笑,一面用手把我拉起。我也不禁臉帶稚氣地緊抱着她,說了一聲:「謝謝。」

她放棄了自己的比賽,攙扶着我到救護站休息,全程都緊緊地陪伴在我左右。我曾經問過她為何不自己跑畢全程,拿取那個她期待已久的紀念玩偶,但她總是沒有回答,只是向我報以一個燦爛的笑容。不過我知道我們之間的友誼遠遠比那物質層面的紀念品重要,因為這份心靈上的滿足,才是會讓人從心裡喜上眉梢的喜悅。

 

事後,我們一直都帶上了那條幸運的運動手帶,因為我們雖曾因此而吵架,但這也是我們友誼的象徵、友愛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