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當勞

0



家裏裝修的日子不好過,每一天也要決定到那裏吃晚餐。姐姐不時會晚上上班,於是那一個晚上,便跟爸爸及媽媽用膳。

一行三個人,在五光十色的街道上行來行去,要找晚餐的「落腳點」。我最不喜歡就是下決定,爸媽卻讓我選擇用膳地點,而我卻甚麼也不想吃。食厭了味精產品,只想回家吃家飯。

爸爸開始納悶,於是便找個話題談談:「記得你三、四歲時,我每個星期六也會帶你吃早餐!你還記得嗎?」
我當然記得。每個星期六,我也只會吃麥當勞的早餐。曾經,還不到八時,我便起床,走到爸媽的房間,再捉?睡忪忪的爸爸,「爸爸,快起床!要到麥當勞!」我一直嚷?爸爸,直到他睡醒。到了麥當勞,爸爸便會給我買個熱香餅套餐,加杯橙汁,沒有一次不是這個配搭。我還依稀記得那乾乾的熱香餅本來很難放進口裏,但加了蜜糖後便成了一間極品。

「當然記得!」我向爸爸笑一笑,爸爸弄個鬼臉,又道:「我記得你最愛吃魚柳包,每餐也要吃兩個才飽!」我皺眉道:「爸,你記錯了!我最愛吃的是熱香餅,不是魚柳包!」爸說:「我是在說小學時的你!」
小學了,不再早上嚷?爸爸,但依然要每個週六吃麥當勞。由吃早餐到吃午餐。每一次也是興奮的跟爸爸去吃麥當勞。小學了,爸爸要我自己買食物。但爸爸依然在我身邊,看?我如何叫食物。「要一個魚柳包餐,加個魚柳包。」接?,爸爸便會加一句麻煩要「加大」。我問爸爸加大的原因,爸說他也要吃一點。買完餐後,我盡情享受我的食物,爸爸卻只望?我,又對?我笑。加了碼的薯條及可樂,也是我自己吃的。

「呀!對呀,我是愛吃魚柳包的……」我道。媽媽悶了,也要說話了。「你還愛吃麥樂雞呢!」

我愛吃麥樂雞,但更愛小學的同學。小五時,爸媽離開本身的大教會,出外建立教會,繼續工作。收入減少,但因不再屬那所大教會的關係,我的學費資助也被刪減了。面對巨大的財政危機,爸媽終於要我面對。有一天,爸媽一起接我放學。我非常快樂──有誰會不快樂呢?爸媽知道我餓了,便帶我到麥當勞。他們給我買了盒麥樂雞,便坐下來。我吃我的雞,沒有理會他們。「基基,有件事必定要跟你說。」我望?媽媽。「培道小學是私立學校,我們現在失去了資助,很難再支付學費。」爸爸單刀直入的加一句:「你可以轉校嗎?」我拿?吃了一半的雞,扔回盒子。我哭了。「不轉!不轉!我愛老師,更愛同學!」爸媽試圖安慰我,終於,我也停哭了。「那便不轉吧!神自有帶領。」
終於,我也在培道小學畢業了。

行來行去,依然不知道要吃甚麼。爸媽也餓了,我知道。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想到那裏吃晚餐。泰國菜太濃,西餐太貴,茶餐廳的食物有味精。落不到決定,只有再行再逛。最後,竟到了麥當勞的餐廳門前。
「爸,就這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