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難忘的上課天

1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七日的上課天,我一生也不會忘記。

清晨五時三十分,電話淒厲地響起,我驚醒,立時睡意全無。媽媽上班去了,家裏只有我,和那不想聽到的電話鈴聲。

「喂,海欣啊!快來醫院,醫生說爸爸快走了!快點過來!」心頓時石頭般往下沉,其實早已有心理準備,當鈴聲響起那刻,我已有預感。我立即打電話給媽媽說明情況,起來梳洗更衣,之後,我作了一個簡單的祈禱,就出門口了。

和媽媽坐在計程車上,周遭的氣氛很疑重,可能司機也知道這麼早趕去醫院不會發生甚麼好事,所以很專心駕起車來。我看似很平靜,沒有哭,但內心思緒早已亂成一片,腦海湧出不同的畫面。

那天回到家,媽媽紅?眼,爸爸靜默,我已知道檢查並沒帶來好消乇,爸爸患上末期癌症。我走到房裏,關上門,眼淚一串一串流下來。當時的我,從未想到這些事會發生在我身上。

車到了,但當我踏進去的一刻,親友的一句:「你爸爸走了。」像化成千枝利箭插入心頭,雖然哭不能改變事實,但我哭了。

過後,我作了一個很大的決定,我照常上課。留下媽媽和親友,我踏上歸家路。爸爸很緊我的學業,每次去探望他,他總會問我在校情況。那時,我心頭有一個念頭:爸爸不會希望我為他放棄學習的機會。所以,我上學了。

拖?千斤重的腳步回到學校,那時我才知道心痛到極點,淚不會再流。那天,我很專心上課,很留心聽老師所講的每一包話,我從沒試過這樣專心,我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我不讓腦袋有休息的時間,抄筆記,研究每一個細節,為的只希望忘記傷痛。

可惜小息一到,一幕幕畫面無情地浮現出來。原來前兩天的那個轉身,將我和爸爸永遠分別。我連爸爸最後一面也見不到。最後一次去探望爸爸,是我逗留最長的一次,爸爸精神很差,不能答話,就這樣,我無言地看?爸爸個多小時,我離開時,轉身多望爸爸一眼,原來那一眼,是最後一眼。

好朋友連叫我幾聲,我才反應過來。「你還好嗎?」她擔心地問。「沒事。」我沒把真相告訴她,我怕她傷心。鐘聲響起,我又忙?課堂的事,不讓自己倒在回憶中。

一到小息或午飯,我便和朋友聊天,我不想自己有一刻靜下來,可是到了放學,我必須回家,平時上學的路,此刻顯得特別長。自從爸爸進了醫院,和爸爸的關係變好了。那時我討厭自己為甚麼當自己快失去時才懂珍惜,「子欲養而親不在」我深深體會到。

回到家,一天的學習生活結束,我想我哪天失憶,都不會忘記今天的上課天。家中的一切事物都看到爸爸的影子。我沒有再哭,因為我知道爸爸不會想我再哭。祈禱後,我打開日記寫道:爸走了,爸睡了,爸不再有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