驟雨行

2



雨,正在無情地落下。厚厚的灰雲壓倒了所有的陽光;風,彷彿發狂般猛烈地吹,迎面而來拍打著我的臉龐、震撼著我的心靈。冰冷尖銳的雨水如箭般從天上下來,直插地面上,深入泥土。四周皆是嘈吵的雨聲和人聲,混雜不已,狼狽不堪,有在驚恐奔跑的,亦有在樹蔭下擠擁避雨的。然而只有我,正目無表情地看著這一切,雙腳硬生生地向前行走,眼睛毫無焦點地漫遊。

 雙手冒汗,我坐在座位上等著聽我的名字。腦袋不斷想像無數將發生的情況──被老師訓話,需要補考與被父母質問。我輕閉上眼睛,忍著隨時崩潰的情緒,深吸了一口氣壓下心底不定的巨龍。「劉詩韻」終於到我了。我硬直了背,千萬個不情願的走了出去。拿著數學試卷,我低頭一看,「二十四分」。六十分滿分我竟然只有二十四分。無預料的恐懼與絕望頃刻湧上心頭,這樣的分數,我到底該怎樣跟自己、跟父母交代?

 回到冰冷濕漉的街道,我正孤身挺著傘子向前走。「母親在家,回到家後我就必須面對我的恐懼與命運。」想到這裡,我不禁又放慢了腳步;狂風左吹右襲,水珠打在石牆上濺起了無盡的水花,它們沾到我的衣袖與髮絲,使陣陣的寒意內外交纏。我心正無比的憂愁,而天上的密雲卻越趨放肆,傾盆而下的雨水令整個世界幻變成朦朧的圖畫,濃厚的水蒸氣在空中盤旋飛舞,與沙沙聲互相交錯。

 雨,似乎下得更大,眼前只見無數的銀針水點,由於耽廷太久的緣故,我全身都濕透了,街上亦早已沒有避雨的行人,「逃避」、「逃避」,我的腦海只有逃避。唯有走得慢才能延遲我去面對恐懼的時間,所以即使濕透了,我仍低下頭繼續緩慢的走。然而走到一水渠旁時,一樣小東西卻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蹲在地上細心觀看,那是一隻小蝸牛,牠正挺著細小的外殼,逆著風勢向上爬;縱使大雨沖刷得牠不斷滑下來,但牠卻沒有退到殼子裡,反而一次又一次地爬起來。天下之大,似乎無人留意到牠的堅持,甚至沒有人留意到這在驟雨中行走的小動物。看著牠弱小的身影,我眼眶漸漸變得熾熱,內心一直的恐懼也變為慚愧。這麼小的昆蟲尚懂跌倒後爬起來的道理,為什麼我不行?一陣勇氣湧上心頭,彷彿透過那小蝸牛的小觸角傳送到我身體。

 半晌,雨,下得更大,大得連前路我也開始看得不清。但此刻的雨點卻不再承著哀傷,而是化成替我打氣的伙伴。我定眼看著家的方向,然後猛地從地上站了起來,在雨中跑回家。

 有人說過,當雨下得最厲害之時,晴天就會出現了。果然,當我回到家門時,雨真的弱了,厚厚的雲朵也散了不少,使得溫暖的陽光得以鑽進來。站在門前,我深吸了一口氣,終於鼓起勇氣按下門鐘;映入眼簾的是母親擔憂慈祥的臉,她一看見我,就猛地把我拉入門,然後把溫暖的毛巾蓋在我身上。雖然害怕,但我還是坐在沙發上,低著頭告訴她我數學不合格了。「只是一個考試而已啊,下次努力就行!先換件衣服再說。」我母親柔和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我頓時抬頭,詫異的看著母親平靜的臉,心底的大石也碎掉不見。

 回到房間,發現雨終於停了。其實再大的驟雨,過了就會是天明,只要在逆境中堅守信念,抓緊身邊人的支持,即使是多可怕的「驟雨行」,我們也能走過。

 遠看天際,正泛起一絲光芒,與幻變的雲朵互相映趣、纏綿,彷彿成了空中盛放的甜美花朵。我輕輕的一笑,知道那是希望的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