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服中國政府坦誠和異見人士溝通

0



上一次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全球的焦點放在一張空椅子上。
   這張空椅上坐的原應是一個中國人,一個以和平手法推動中國改革的中國人,一個有心、有志氣、有膽識的中國人。但他被囚禁了,而囚禁他的並不是別國,而是中國──一片他所愛的國土。
   他叫劉曉波,在「八九民運」中主張以非暴力的手法爭取民主和平,但多年後的今日,他被定了罪,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本著愛國之心希望國家變得更美好而失去自由的人,他是第一位嗎?不,在四川大地震中舉報豆腐渣工程的譚作人也失去了自由,罪名同樣是「顛覆國家政權」;為數以萬計的嬰兒站出來,組織「結石寶寶之家」的發起人趙連海因為「尋釁滋事罪」被捕了;乃至近日艾未未「被失蹤」……這些都是維權人士被捕的例子,他們愛國的心使他們失去自由,也間接表明了中國內裡仍是頑固的石頭,不求變,抱著「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的虛名,妄顧國內人士的政見。雖然坐擁全球數一數二的硬實力卻發展出一個獨裁國家的軟實力國家,是可笑,還是可悲?
   中國是需要變革的,多年前就不斷有人站出來為中國民生努力,但一次又一又被定性為「動亂」。不知中國是不需要還是不希望聽到異見人士的聲音?直到現在,仍有一群為民發聲的「維權人士」被打壓、受監視甚至受恐嚇。他們原本可以默默的忍受,不多作聲。他們明知一旦加入聲援民眾的行列,便難抽身而回,但為什麼他們仍然讓自己牽涉其中?因為他們是知識分子啊!他們有知識和能力改變他們的祖國,也有知識份子應有的高風亮節和良心,他們要令他們的祖國在世界上發更多的光,更多的熱。但頑固的國家竟埋沒了每一位出來說話的人的理想、自由,無理地抹殺所有改變國家的可能性,令國家在制度上依然停滯不前,這不是矛盾嗎?一班知識份子利用祖國賦予他們的學識,只希望盡其綿力改善祖國的民生,到頭來卻受到祖國的打壓,這不是很諷刺嗎?
   長此下去,無怪乎中國知識份子都心冷了,不敢再為社會上的不平發聲,姑息社會上不人道、不合法、不公平的現象,容許國家一日一日的腐敗,這一切一切豈不使人痛心疾首嗎?古語有云:「忠言逆耳」,坐擁五千年文明的國家難道真的連一些異己的聲音都容不下,甚至要刻意營造一個穩定的局面,傾力鎮壓異己,大肆排外嗎?這使在這片國土上生活的有良心的人詫異:這真是我引以為傲的國家嗎?五千年的文明容不下五句的反對聲音,我引以為榮的國土是如此心胸狹窄、膚淺、不可一世的嗎?在當今中國,使國際認同中國的方法莫過於坦誠接納異見人士的意見,並不是派一個姓姜的瘋婆子在國際的場會上丟人現眼。要知道接受意見並不是懦夫的行為,而是領袖必備的條件,而且異見人士在不同的社會層面上都有著深層次的認識,採納意見除了是令國際認同中國軟實力的第一步外,還是中國重整風氣,邁向更文明、更發達的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