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市場與超級市場

2



小時候,媽媽總拉著我的小手到菜市場買菜,在街頭那處已聽到不同的叫喊聲此起彼落,嗓子響得如一群少數民族在唱山歌:「『埋黎睇,埋黎揀啦喂』」。人群隨著聲音一窩蜂的走過去,如長頸鹿一般探頭。只見地面一片濕漉漉,還夾雜一些被路人踩扁的菜葉,彷彿向我求救。
 長大了,自己有時候都會到樓下的超級市場走一趟,或是替媽媽買點什麼的;走進超級市場,強勁的冷氣迎面襲來,全身不禁顫抖了一下,隨手拉過一架冷冰冰的購物車來,一排排的貨物列成隊伍林立在跟前,產品包羅萬有,棵棵青菜蘿蔔整齊安躺在盆架上,展示著高傲的姿態,紅紅黃黃的紙牌標籤著價錢,爭相示意自己是最便宜的。那些豬肉、骨脊一早就被分割好,用保鮮紙包裹,顯得十分飽滿,但樣子似乎窒息得想破繭而出,可惜它不是我的目標。
 媽媽帶我到水果攤,一盞盞的燈如一朵朵大紅花,用溫和的柔光照射著點紅點綠的水果,有熱情的火龍果,害羞得紅彤彤的蘋果,還有穿著黃衣裳卻被太陽伯伯曬得滿面斑點的香蕉們……它們互相依偎著,竊竊私語,親愛非常。走到另一端,一陣陣血腥的氣味在空氣中縈繞著,只見裸著上身的男人大刀大刀的砍豬肉,有些豬肉則掛在鐵勾上,我每次看見都會躲在媽媽身後,卻又偷偷的探頭張望。
 我推著購物車,走到水果區,遠看是林林總總的水果,走近一看,它們的身上傷痕纍纍,寂寞地等著人們牽回家,可是它們其貌不揚,極有可能即將被棄置垃圾堆中。真令人煩擾——播放器不斷重覆播放著一段錄音,冷冰冰的聲音機械化的播放著。我隨手執起一包果汁到櫃員?付款,長長的人龍如乞丐般討飯吃,服務員機械地做著同一動作。我賭氣的放下那包果汁,轉身便往那硬邦邦的閘門離去,再次呼吸那新鮮的空氣,擺脫侷促的大牢。
 媽媽拉著我走過魚攤,魚兒在水中蹦蹦跳跳的,水花濺到我那印有小丸子頭像的衣服上,但小丸子仍然快樂的歡笑著。我把小手放在盛小蝦的池水中游走,輕輕一碰,它如彈弓似的彈跳,惹我大笑。走到菜攤,媽媽向「老闆娘」要了一斤菜心,「老闆娘」熱情地多送了一撮加幾根蔥兒;隨即摸著我的臉頰,她的手很粗糙,可是很溫柔,又送我橘子吃,很酸卻又甜滋滋的。
 雖然菜市場很熱,而且汗味、菜味、果香及血腥味混為一體,挺奇怪的,但那些人的笑聲、叫喊聲、問候語可以滋潤我的心房,濃濃的人情味只可在菜市場找到。而今,操著那緊張而急促的步伐,我已很少到菜市場逛逛,那種氣味、聲音、「老闆娘」的嗓子真叫人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