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

0



那天,我才發現您從來沒離開過我的生命。

我永不會忘記的那個清晨,轉眼間,已是四個寒暑。我以為烙印般的記憶不會磨滅,但原來記憶就是掌心上的冰,不論緊握也好,放開也好,它總會從你指縫中流走。當我以為自己是堅強的,當我以為時間治癒了我,當我開始懷疑你是否只是我的一個夢,我才發現我只是一直的逃避,逃避去觸碰這傷口,逃避掌心的餘寒。

時間一刻不停,追追趕趕的生活令我沒有時間想您,或者是我不想停下來去想您。但總有一些小石頭,會失手投進心湖裡,蕩起一波波的漣漪。那天,用了十年的電子辭典機終於完成任務,其實媽媽早已催我買新的,但我一直借詞推搪,因為這是您早在我三歲時已為我買下的。你很緊張,為當時連話也沒說清楚的我買了這東西,然後一直收好說等我讀書時用。結果到我差不多九歲才懂得用。在別人眼中,它舊得可以拿去博物館,還給我拗斷了一邊「關節」,但它竟然堅強地「活下來」,轉眼十年,它終於熬不住了。惟有去買新的,彩色輕觸式屏幕,多到懷疑會不會用的功能。我是貪新忘舊的,在挽著「新歡」的路途上,我期待,我興奮,腳步歡快地走著,但突然一張如閃電般的幻燈片投射在眼前。

在您病情開始轉壞時,一天,辭典機突然開不到,我跟您說了,您說您替我拿去修理,我口說不用,但自私的我並不想自己去,所以對您的堅持沒多阻止。 目送著您蹣跚的腳步,我有點後悔。過了很久,您才回來,我心虛地替您開門,您臉色很差,但面露微笑地說:「他們竟然即場修理好,只是小問題而已。」說著顫抖的手拿著辭典機給我,之後回到自己的椅子上,我小聲地問著為什麼這麼久才回來,「剛才有點不舒服,在海邊坐了一會。」不久,您突然去洗手間嘔吐起來,我亂得不知如何是好,反倒您來安慰我。一把無形的刀插在我心上,但我更想拿一把有形的刀插在自己身上,我不配做一個女兒。回到家,我沒有一絲的興奮,一絲的期待。看著桌上本的辭典機,一幕幕的回憶連著淚水出現。

那刻,我才發現您沒有離開過我的生命。

我把自己的生活填得滿滿,我很久沒想起過您。但原來我不能把自己夢也填得滿滿。那一夜,我夢見了你。我夢見我倆在機場內,您說您要走了,永不回來,您轉身走向登機處,我在背後跑著,喊著,哭著,可恨的腿怎盡力也跑不快,我在機場中大吵大鬧,心頭揪痛地哭著。我痛醒了,微喘著氣,一行火燙的淚流過冰冷的臉頰。回到現實,我發現您真的走了,永遠地走了,我控制不了地在被窩裏抽泣。午夜夢迴,卻是多麼的真實。

那刻,我才發現您沒有離開過我的生命。

我沒有為您哭過很多次。我一直以為自己可以很堅強地面對您的一切,原來我只是用厚厚的牆去圍起您在我心中的所有。保護自己軟弱的地方。一次教會的主日學,導師問我們現在有什麼覺得很重要而且一定要去做。那時我腦海只出現向母親傳福音這念頭。但當我分享時,我口溜出一句沒預備過的台詞:「因為我人生已有一個最大而且不能彌補的遺憾…」當我意識到自己的說話時,我已哽咽地像被棉花堵住喉嚨,我不能再說下去,因為我知自己會失控。我連忙低著頭,希望其他人別發現我顫抖的聲音及發紅的眼眶。我咬著唇,拼命希望阻止漏網之魚滑落臉頰。那次我竟自己打破了自己築起的牆。我討厭表現軟弱,更討厭在別人面前哭,但當我以為自己已能坦然面對您的一切時,才知道您仍是我心痛的死穴。

那刻,我才發現你沒有離開過我的生命。

六月第三個星期日,是您的節日,一直以來,我沒有為您慶祝過甚麼。您我都不擅情感表達,電視一波又一波的宣傳總被我們有意無意無視,您從不要求,我也不會主動。直至您離開了,這節日理應與我毫無關係,但之後每年,當我一看到同類的廣告時,回憶的漩渦總會把我吸去。一句錯過了十多年的祝福說話,竟然是您離開後我才每年默默地寫在日記上,諷刺的是您沒機會聽到。您傷心嗎?到此時我才為你說。

那刻,我才發現您沒有離開過我的生命。

這一切,我是否發現得太遲?當流水逝去,我無力挽回。當仰望夜空,您的一切像微弱的星光,遙遠且捉不到。疏疏落落地散佈在我回憶之中。只有在夜闌人靜的時候,我才發現那些星光正照著我的生命。

有兩個字我太久沒說,只能如銹蝕了的機器般生硬吐出……

爸爸,現在,我才發現我從來沒有淡忘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