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髮記

7



從小時候開始,我一直以來都是留著一頭飄逸、亮麗的長髮。我只喜歡自己留長髮的樣子,因為爸爸告訴我,長髮是女孩子的標誌,留短髮的女孩子很粗魯。我不曾想過自己會有頂著一頭短髮的一天,想不到,今天的我竟然會有勇氣踏進理髮店,任由一條又一條的長髮絲在我的肩上滑下……
 九月份,是媽媽懷孕的第三個月。她把手輕輕地放在肚子上,又溫柔地撫摸著它。面對著眼前的這個微微隆起的肚子,她把所有動作都放輕,放慢,生怕自己會不小心傷到藏在這又厚又溫暖的肚皮下的「他」。媽媽用手指輕輕地挑撥著她肩上的髮絲,每一條都散發出柔香。她抬頭看著眼前這個準爸爸說:「我捨不得。」她一早就料到他會如何回答她,但她就是這樣堅持。大人們都說,「坐月」時不能時常洗髮,要是頂著一頭長髮的話,洗髮後便很容易著涼、生病,七歲的我一點都不想媽媽生病,我很想為她做些什麼,去叫她不要堅持。
 「媽媽,要是我都願意去剪髮,那你會跟我一起去嗎?」我咬緊牙關,堅強的說出。
 「我不相信你會。」媽媽很了解長髮對我的重要。
 「我會。」
 我們就這樣踏進了理髮店。我們生硬的坐在椅子上,再聽著一群「兇手」在我們面前說話,要我們決定髮絲的命運和死去的方法。
 終於,一件斗篷被蓋上我的身上。我看著鏡中的自己,一條又一條髮絲輕輕落在肩上、地上,再任由其他人在上面踏過。我很心痛。
 理髮師把眼前這個小女孩的頭髮,一條又一條地剪下,又看著鏡中她那恐懼的樣子,心中覺得很可笑。
 我看著陪伴了我七年的朋友一個一個的離開,這樣一想,我的鼻子一酸,我竟然哭了出來,不理旁人的目光,就這樣一直啜泣。
 理髮師很害怕他是否把小女孩弄傷了,但小女孩只咬著牙關說道:「沒有,請繼續。」他心中不解,但還是不停地一直剪,一直剪。
 我頂著一個通紅的鼻子和一雙哭腫了的眼睛從理髮店走出來,旁邊還有一個臉上同樣哀傷的孕婦。我傷心,但我不後悔。因為我知道,現在的我一點都不醜陋,在我短髮的外貌下,藏著了一顆最美的心。
 長髮,是女孩子文靜的標誌;短髮,則是我愛弟弟的一個最獨特的標誌。我看著鏡中的自己,心中暗暗地對自己說:「將來如果弟弟問我為什麼是短髮的,我會帶著一個姐姐的笑容,再驕傲地抬起頭說,因為姐姐跟別人不同,姐姐是世上最愛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