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病記

0



「入夜了,天起涼風了,快穿上外衣去出外,要是著涼了,你不要怨天尤人。」媽媽命令已步出門口的「不肖女」。「我才不怕寒風,外衣,不穿也罷。」「不肖女」狠狠拋下這句便走得無影無蹤。
 「叮噹……」按門鈴的聲音嚮起,媽媽打開門便聽到「咯咯咯」的聲音,我擁著自己瑟縮的身體,快速張合我的牙關。雖然媽媽用兇狠的目光望著我,但她已步向藥箱拿藥丸給我。我心中興幸她沒有對我破口大罵。
 受到感冒的影響,我罕有到晚上七時就回睡房睡覺了。不知何時,熱燙燙的身體把我在夢鄉牽了出來。「阿媽,很熱啊!我可能因感冒而發燒。」我用懦弱的聲音說,媽媽沒有回應,我想她一定生了我的氣,只怪自己身體不爭氣。可是,不消一分鐘,媽媽拿著冰包、探熱針和退燒藥走到我的床邊。原來她仍關心我。她熟練地幫我量體溫,果然不出所料,三十九度,發燒了。她又拿起一杯冰水給我吃藥,我頓時舒服得很,應該是媽媽故意拿冰水給我,好讓我的身體降溫。之後,她把冰袋放在我紅紅的額頭,「哎呀!很凍!」我本能地說出這話。媽媽像魔術師一樣,不知從哪裏抽了一條毛帕出來,墊在冰冷的冰包和火熱的額頭之間,可能她也預料我會有這反應。
 媽媽的每一個動作和行動,都有計劃和心思,充滿了比我的額頭更加熾熱的愛。
 在第二天早上,我再量溫度,證實我已退燒了。媽媽本來繃緊的表情,立即放鬆了,露出昔日如陽光溫曖的微笑,暖透我的心窩。
 患病的感覺真不好受。「媽媽,謝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