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筆的頌讚

5



我要頌讚一種各位熟悉的物品。這種物品本身應受表揚,卻又常常為人所忽視─它就是粉筆。
粉筆剛從工廠被生產出來時,每一根都簇新完整。它們的顏色各異,有淡紅色、淺藍色、橙黃色、青綠色、白色等,但相同的是它們筆直、無瑕的身軀。一批批粉筆昂首挺胸,懷著與潔淨外貌一般純粹而樸實的熱誠,被放到盒子裏,等待進入學校提供服務的時刻。
粉筆送抵學校後,被置於黑板前的安放處。它躺在一堆堆粉末中──這些細微且不被任何人放在眼內的碎屑,是它的長輩遺下的屍骸。粉筆靜靜待在那裏,清楚看見自己的未來,可它只是無畏地挺直身體,朝四周的學童微笑。
一隻屬於某位教師的手伸向粉筆,隨手將它拿了起來,然後「喀、喀」地在黑板上敲擊、拖曳。粉筆拉出了一道道線條,組成了文字。它被磨蝕著,身軀變得比初時細小多了。為了講台下聚精會神聽講的學生們,粉筆咬牙看著自己的身體一點一點地消失,看著自己的年華逐漸消逝。「?」一聲,粉筆參差不齊地斷成了兩截,其中一截落在地上,不久就被踩得支離破碎。另一截仍留在老師手裏,繼續拖著疲累痛苦的腳步,努力隨老師的手移動,在黑板上奔跑。
最了解粉筆易碎、易斷裂的,莫過於粉筆自己了。它明明知道生命的脆弱,卻依然願意冒險,如此無私、全心全力地幫助人們,為人們不惜獻出了自己的全部。
粉筆被擱下時,已經體無完膚了。它變成了一小粒粉筆塊,只要施力一?就會化作灰燼。它被粗暴地扔在黑板的角落,像之前那樣沒有受到任何人的注目。粉筆的足印緊附在黑板上,是它以生命換來的傑作,是它曾存在的證明!
忽然,一個學生取了放在粉筆旁的板擦,開始俐落地清理黑板─粉筆留下的痕跡開始模糊,接著完全不見了。這些曾經出現的字將被從所有人的印象中被抹去,人們記得的只有這些字所蘊含的意義而已。粉筆淡然地凝望著一切,它不求人記住自己的施予,只求能助人。
那學生把板擦擺回原處,接下來,他抓起了本已備受折磨的粉筆,在黑板上一筆一筆地寫:值、日、生、四、十、號。在這位班號四十號的學生手中,粉筆殘餘的身體悄悄隱去了。粉筆失去了蹤影,安然地離開了。
粉筆為了助人,沒有考慮或計較,全心全意地奉獻自己,犧牲自己。這難道不值得稱頌嗎?可惜,人們從來沒有多加理會。
在一些學校,粉筆已經無立足之地。踏進教室,你會赫然察覺到牆上沒有掛上深色的黑板,而是閃亮的白板。白板並不雪白,上面佈滿一些隱約的污痕,這是白板筆昔日留下的筆跡,由於乾掉而無法擦去。這些髒印子擾亂人的視線,非常惹人注意。不像粉筆,白板筆不願人遺忘自己,追求著名聲:「噢,那是白板筆的舊字痕吧。」白板筆展示著它的霸道:粉筆所沒有的強烈氣味;粉筆所沒有的鮮艷顏色;粉筆所沒有的、用盡以後遺下的一個個空筆殼……
現今人們愈發讚賞白板筆的便利與多元化,對粉筆不屑一顧。白板筆真的這樣好嗎?以後,白板筆會不會越來越多,甚至取代粉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