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從小學一年班開始,你便是我最要好的朋友。記得初初認識你時,你問我借了一張紙巾。隔天,你晃著你兩條順滑的辮子,沒頭沒腦地叫我拿出一包紙巾,然後你又從書包掏出一包紙巾,抽出一張,小心奕奕地塞進我的那包紙巾裡。我征征看著你,噗哧地笑了出來。

 你很少問人借東西,而且每每借了都會歸還。記得在小學一年班時,你借過我的橡皮擦。我小時候很懶,默書常常取不到滿分。有一次英文默書,我竟取得100分,郭老師送了一個紅蘿蔔模樣的橡皮擦給我。我接過紅彤彤的橡皮擦,心裡樂得很。你英文默書也取得100分,也收到一個小兔橡皮擦。當天的美勞堂,你走到我那組問我借橡皮擦。臨放學,我問你要回橡皮擦,你說你弄掉了。我盯著你雪白校服的裙袋位透出那一點紅,我眼睛和鼻子都紅了。隔天,你還我一個小青蛙的橡皮擦,我接過後,心裡想:或許你的小白兔須要吃蘿蔔,你才不把紅蘿蔔橡皮擦還給我吧。

 升上中學,我們雖被派往不同的班別,但這也無損我們的感情。我們還是天天雙生兒般在校園遊盪,在走廊倚著欄杆看男孩打球,在教室喫飯盒,在巴士上趕功課。記得有一次你因為星期六去了迪士尼樂園,弄得沒時間做一份需要兩、三天時間完成的功課。你到我家來,想盡一切辦法把我的功課東湊西湊成為你的功課。功課一起呈上了,分數打了,你的甲+,我的甲-。我看著你無奈地苦笑,你吃吃笑說若是如此,以後都拿我的功課來抄好了。你拍著你長長的睫毛看著我直說恭維的說話。我只是無奈地接受你的稱讚,直到你把我讚得天上有地下無時,才咧開嘴和你笑作一團。

 中六時,日子像是會考時般令人窒息。你就如花蝴蝶般穿插在人堆之中,所有的學會活動、野外定向、音樂晚會都見你的?影。我只是偶然共你出席這些活動,但大多數時候,都只窩在家中聽音樂。你在人堆中翩翩起舞,跳脫的舞姿很快便吸引了一群蜂蝶。蜂蝶隔開了我和你,你淹沒在人群之中。過了好一陣子,當你踮著腳尖與不同的蜂蝶起舞時,單眼皮男生擋住了我的視線,我不再驚嘆著你迷人的步姿,從此就只看到他。

 除夕,單眼皮男生帶我去了海灘。碰巧你也和男伴盛裝出現在那海灘。我又注意到你,在朦朧月色下的你就像一個花精靈。他去了洗手間,莫名其妙的我和紛鬧人群倒數完畢,他仍未出現。隔了好一陣子,你竟和單眼皮男生一同出現。你眼妝糊掉了,他看著我,「她靠在我肩膊哭了好久,換你來開解她。」原來又是你,你借了他的肩膊,借了他去伴你迎接新一年。正當我們仨大眼瞪小眼時,你那浪子型男伴回來了,又親又哄又拖才帶走了你。單眼皮男孩把你的背影看了好一會兒,才揉著他的眼問我要否回家了。「我想留在這兒和你看日出。」他坐在沙上睡了,我靠在仍帶有你香氣的肩膊,靜靜地看日出。太陽升起了,我卻沒有喚醒他。你的香水味嗆得我直掉眼淚。

 你問我借的,我所記得的就只有這三樣了。每一次你都拍著你長長的睫毛還東西給我。在獨自看日出的那一刻,我真想拍著我被淚沾濕的眼睫毛告訴你,你還給我的都不是我原本借給你的。

 可是,我和你的友誼就彌補了那些差異。

 因為,我珍惜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