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鬧市剪影

0



霓虹燈是香港夜市的靈魂,亦是恆久不滅的星空。當我們在晚上快步經過街道時,只要抬頭一望,我們總能看見霓虹燈在我們頭上不斷閃動。而在那光與影的變幻交替間,霓虹燈總默默地注視那一幕幕轉瞬即逝的人間繁華。

   在通往旺角車站的天橋上眺望晚空,數顆繁星點綴在商業大廈的頂端,與霓虹燈的斑駁色彩融為一體。雖現在時值深秋,但那不斷幻變的光彩卻為我心頭點燃一絲溫暖。偶爾身旁有數個影子停下,與我一起注視著那千變萬化的彩光,然後慢慢離開,剩下我一人默默地看,看著身旁的一個個影子慢慢地掠過我,到另一個更亮的地方去。

   我的夢,從來沒有離我而去。同樣我的生命中亦不能失去了那唯一僅存的彩光。

   我在那天橋上不住來回踱步,瞥見一末末閃光在我身旁一掠即過──難道他們便不能慢下來欣賞身旁的事物嗎?嘈吵聲夾雜車聲隨風而來,但人們卻像聽不見它們,反而垂下頭向前走。那正舔著「富豪雪糕」的小男孩怎麼只顧眼前的美食呢?那對拖著手的年輕情侶怎樣不停下來,看一看這繁華的夜景?我靜靜地步下天橋的階梯,心中湧起一陣莫名的感傷。儘管那彩光再迷人繽紛,但卻沒有人懂得欣賞。夢再美,沒有人懂得欣賞亦是枉然吧?

   嗅著那一陣陣隨風飄至的栗子香,我把目光轉向那正在火車站橋下炒栗子的小販身上。他一臉蒼桑落寞,數絲銀髮顯露了無情歲月的消逝。在栗子被炒時所發出的碰撞聲中,我看見面前的馬路上人車鼎沸,而一些模糊的影子則在離去的瞬間為這地方留下一點汗臭味,一段沒有內容的對話,一種「逼迫」的感覺,各為歲月留痕。人來人去,紅綠燈不住交替出現。而我的視線總不自覺落在那色彩繽紛的霓虹燈上,讓自己任由人潮吞滅。

   沒有了霓虹燈,鬧市還有其生存意義嗎?

   在銅鑼灣中的時代廣場佇立不動,靜靜眺望那熙來攘往的人群,又是另一番鬧市景象。

   一個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淑女、衣著打扮講究的紳士在霓虹燈下似乎都略顯疲態,眼眸中失去了工作玩樂時所擁有的光采。時代廣場的大電視正播映著某場球賽,而數十個穿著球衣的球迷則不斷吶喊助威,把時代廣場的熱鬧氣氛推至最高點。但我清楚知道這一切只是剎那的高潮。在這場球賽完結後,曲終人散,時代廣場剩下的便只有寂寥。

   但霓虹燈依舊注視著時代廣場,靜靜地觀察它的興衰變化。

   數不清已有多少次在深夜息乘車回家,但那窗外掠過的一幕幕夜景我卻清楚記得。人們的臉漸漸幻化成一團團黑影,在霓虹燈下彳亍前進。我有時會突發奇想,心想那些人或許已徹底融入黑夜中,從此迷失在這一個個笑聲不絕的鬧市裡。或許只有我,能與霓虹燈進行無言的溝通吧!那夢之美,早已消失在香港人的忙碌生活中,應叫我連聲慨嘆。但當我發現我仍能察覺到霓虹燈的艷麗時,我不禁慶幸自己還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