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柱

1



「咯吱咯吱。」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推開板間房的門準備外出,遇見鄰房的小張。
 「早晨啊,吳伯,前幾天你兒子又從美國寄信給你。那粗心的郵差,把信放錯了在我的信箱。」說著便把信遞給吳伯。
 「謝謝你小張,我還盼了好幾天呢!原來給放錯了。時間不早了,遲去便沒有好位置,我先走了。」說罷吳伯一瘸一拐的推著手推車向街道前行。
 「新鮮出爐的雞蛋仔,十元一份,新鮮出爐的雞蛋仔……」吳伯在街道上高聲叫賣。
 時間還早,顧客不是很多,吳伯拿出一張木板凳坐下,並小心翼翼地從衣袋裏拿出兒子從美國寄來的信,仔細地閱讀。臉上不禁流露出微笑。
 「吳伯,要一份雞蛋仔,謝謝。」一位年約四十歲的婦人臉帶微笑,接著說:「看你笑得甜滋滋的,一定是兒子又寄信給你吧。大熱天,你一個老人家便不要出來做買賣,你都已經七十多歲了,就退休享享褔吧。」
 「自力更生,打發時間多好啊。」吳伯一邊說一邊把熱呼呼的雞蛋仔遞給婦人。
 在寧靜的街道上漸漸多了很多小販,高聲叫賣,好不熱鬧的。突有人高聲呼叫:「『走鬼』啊!『走鬼』啊!食環署又來了!」
 吳伯在慌忙之中收拾東西,推著手推車想避過拘捕,但那「風濕腳」卻不聽使喚,那胃痛的老毛病又犯了。無奈之下吳伯又被那小販管理隊拘捕了,這是這個月的第七次了,吳伯從破舊的鐵罐中取出那皺巴巴的紙幣交上罰款。
 接下來那幾天,吳伯因為那老毛病的困擾而沒有外出做生意。這天,又看見吳伯在賣雞蛋仔,並把兒子寄來的信一封又封地翻看,又把他們整齊地放回鐵罐裏。忽然間,只見吳伯臉無血色並暈倒在街上,當救護車把他送去醫院時,他仍抱著那些信。在送院後,他因搶救失敗而去世了。
 在醫生的詳細檢查後,他們都大吃一驚。原來吳伯已經患了末期胃癌,他比預期的活得更久,在沒有藥物控制下,他竟奇跡地活得這麼久,大家都連聲感嘆。
 就在院方聯絡不上家屬時,發現吳伯身旁的一個鐵盒,並根據信上的回郵地址聯絡吳伯的兒子。奇怪的事發生了,在院方查到那地址的主人是吳伯的兒子時,卻發現在兩年前,兒子全家人在一次車禍中喪生了,無一倖免。而這兩年來那些信只是吳伯自己寫給自己的,就在這些信件的支持下,吳伯熬過了病魔的折磨,並活得更長。
 在最後一刻,他仍然臉帶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