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易

0



我站在天台上,俯視著大地,和庸庸碌碌地生活的人們,口裡唸唸有詞︰「真不容易啊……」
 現在正值中午,太陽在我頭上盡其責任,向大地發出毒辣的陽光,這種陽光早已把我的襯衣弄得濕透,不過不要緊,橫豎我已經不再需要換衣服了。在我正前方的,是一幢國際企業擁有的大廈,那是成功人士聚集的地方,不是我這種在小公司的普通上班族可以奢望的。在右方的是一大片空地,好像是某發展商準備蓋豪宅的地方。呸!又是用來騙錢的爛豪宅,我才不稀罕。在左方的則是住宅區,是低收入家庭的聚集處,充滿著窮酸味,雖然我的家也在那裡就是了,我還可以看見我家內的傢具呢!住宅區旁邊有一個小公園,現在是中午時間,所以一個小孩子也沒有,只有一個孤獨的噴泉在公園中央,可憐地乾噴著水,它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只知道自己生來就是要噴水,這不是很可憐嗎?它會否憎恨製造自己的人類呢?
 突然,有一種懷念的感覺油然而生。對了,在我小時候,母親經常帶我來天台,她把我放在天台角落的紙皮箱上,吩咐我只望著外面的風景,不要回頭看。每次在看風景的時候,我便聽見酒醉老爸的聲音,然後聽見母親強忍痛苦的聲音,和皮肉被打發出的「啪、啪」聲。我有一次受不了,衝上前和老爸打了上來。當然,一個五歲的小孩子自然不是大人的對手,結果被打得皮開肉裂。後來老爸出車禍死了,真是可喜可賀。
 這種「不容易」的童年,我沒有向任何人提起過。正當我在思索的時候,左方的屋頂傳來慘叫聲,我轉頭一看,只見有一個男人在對一對母女拳打腳踢。那男的青筋暴現,臉頰紅通通的,而那對母女緊抱著對方,流著淚水,互相依偎,盡量減輕對方所承受的痛苦。有一種感情悄然攀上我心頭,我本想不再干涉世上的事情,但咬牙切齒的我仍從口袋內拿出電話,打了通電話給警察,當他詢問我人在哪裡的時候,我便先行斷了通訊。在打電話的時候,被打的女兒一直看著我。
 警察應該十分鐘便會來到的了,為了不再看那似曾相識的慘狀,我把視線轉向前方,剛好可以看見前方企業大廈頂層的辦公室,內裡有一個女士在低著頭,在她前方有一個上司般的人在指手劃腳,把手上拿著的文件往辦公桌一丟,然後回頭對著女子破口大罵,最後從房間角落拿出一個紙皮箱,丟給站著的女子。唉,看來被「炒魷魚」了呢,不用擔心,我才剛經歷過,那種感覺不好受,不容易吧?
 左邊再次傳來吵鬧聲,真想不到現在的公務員這麼有效率,警察已經在執行他們的職務了。那施暴的男人瞬間被制服,女警們則扶起那對母女,看著警察們對母女二人唸唸有詞,我的心也漸漸輕鬆了過來。被制服的男人大喊著,而母親則在女警護送下離開,那小女孩在離開時,突然回頭向我鞠躬。我呆掉了,我看見一個女孩子,不,是天使,帶著笑容,含著眼淚,對著我鞠躬,不像我每天向上司的鞠躬般做作,而是充滿誠意的答謝。警察們緩緩地把視線從她身上移向我,頓時瞪大了眼睛,因為他們看見有一個不知所措的男人,正站在天台的柵欄外,目光呆滯地看著獲救的少女……
 糟糕,看來他們發現我了,我必須在兩分鐘內作出抉擇。我忽然感覺到在我的視野內,有東西在移動,只見在對面大廈的天台上,正站著剛才在辦公室被?的女人。她終於發現了我,本是吃驚的臉上,突然展露了笑容,並向我揮手。我冷靜地揮了揮手,並向下方指了指。她點點頭笑著,看來是同道中人呢。但我可顧不了她,我必須盡快決定。我低頭看著這充滿煩惱、恐懼、疑惑的世界,真的要和這世界永別嗎?「當然呢,這個世界充滿著罪惡,歸回塵土才是最好的!」心中的聲音說道。但是,女孩鞠躬的身影突然在我腦海出現,那是天使的身影,那是被我拯救的天使的身影。從公園傳來的笑聲突破我的猶豫,傳進了我的耳內,我定睛一看,孩子們在繞著噴泉跑著、跳著、笑著,在孩子的光芒包圍下,噴泉也看來朝氣勃勃,快樂地噴著水,為公園添加著活力,此情此景,在我心中留下強烈的、不可磨滅的印象。我下了決定。
 「先生,不要自尋短見!」警察在我發呆的時候,已經站在我身後,希望帶我回去平凡的世界。我笑著回頭,緩緩地爬回柵欄內。
 「我只是在看風景。看來對面的那個人更需要你們的協助呢!」我向後指了指,他們又瞪大了眼睛,立刻衝下樓去,只剩下兩個同僚送我回家。
 「不用了,我現在立即回家。話說人生真不容易呢,對吧?」我拍了拍他們的肩,然後向前走去。
 我邊下著樓梯,邊想著妻子和女兒的笑容。我已經找到自己存在的意義了,不知公園的噴泉找到了沒有?
 海明威說︰「世界是很美好的,值得為它而奮鬥。」我兩句都同意。即使是不容易,即使是容易使人放棄,我也不會為現在的選擇而後悔。人生在世,總會有痛苦、受挫的時候,但也有美好、順利的時候,只要撐過痛苦,總會有充滿光明的未來。
 人生是不容易的嗎?對。人生是美好的嗎?也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