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別重逢後的聚會

2



印象中兒時的我常聽見婆婆說各種諺語,其中最叫我深刻的是她經常對我說的「天下無不散之筵席」。那時我苦思良久,但卻始終道不破當中意思,於是便傻傻地詢問婆婆。記得滿頭銀絲、臉上滿佈坑紋的她在聽見我的問題後只泛起了一抹抹淡淡的笑容,但卻一言不發,而一股說不出的哀愁則漸漸傳至我心。她額上一皺紋,寫滿了歲月的痕跡。
 事隔十多年,我側躺在睡床上,思緒像走馬燈般把我小學及中學時間徐徐播映一次。鄰座好友的會心微笑、班主任監考時凌厲的眼神、一棵棵華葉盛開的木綿樹、校園旁的偏僻山徑,第一次表白時的緊張心情、中學畢業時那種淡淡的哀愁、輕輕的歡愉,都叫我再三回味。同時我憶起今天下午的小學聚會,無限的感慨隨著窗外碎燈的搖晃而倍增……
 因月初我在舊街上重遇小學好友的關係,我突然湧起舉辦小學聚會的念頭。畢竟多年不見,我相信我們都曾在一個沒眠的晚上想念過彼此。而那種思念像微風,輕輕的,但卻總叫人難以忘懷。
 我的小學便聳立在舊街的末端,而我與那好友是在校門外相遇的。
 同樣的注視、同樣的思念、同樣的微笑,只是我們的髮型衣飾改變了。他的樣貌多添了一分老成持重,這種改變讓我知道時光飛逝。
 翌日,我提起電話,開始撥打一通通來自小學時期的電話。
 幾經辛苦後,我們終於在今天下午於星巴克咖啡店碰面了。
 一個個小學同學幾乎認不出對方是誰,幸而現在的先進科技解決了危機。
 「你便是陳xx?」
 「你也不要告訴我你是王xx!」
 明明小學好友便在眼前,但我們卻要憑著手電來互相辨認。
 身份角色現已不同,她衣著走在潮流尖端;他卻穿著一件破舊上衣搭配穿洞牛仔褲。另一個她說話時聲線嘹亮,原來她現在是最高級督察;而他則說話時井井有條,因他是全城首屈一指的法律顧問。
 聽著兒時好友遠赴非洲擔任無國界醫生時的所見所聞,我饒有興致地觀察著各人。
 以前高只有一百四十厘米的「矮冬瓜」,現已成為「高人一等」的籃球員。
 以前最憎恨數學的「眼鏡女孩」,現卻抱怨生活艱苦,諷刺地成為了會計師。
 而在我們臉上不約而同遊走的,是生活的無奈、人生經驗的堆積及歲月遺留的足印。
 我嘆了一口氣,感慨著歲月不饒人。
 以前的夢想彷彿化為雲煙,再不在他們的身上復見,只剩下一個個空虛的軀殼為生活默默努力。
 孩提時代那天真無邪的笑臉、不轉彎抹角的說話,現在卻幻化成以現實,名利堆砌而成的假笑,每一句說話背後都暗藏深意,有時叫我難以揣測他們的真正含意。
 猝然之間,「眼鏡女孩」把一疊紀念冊及小學合照從懷中掏出來。
 只見合照裏是一張張美麗的笑臉,每一張臉都是光彩,柔麗而奪目。而紀念冊上的筆跡稚嫩,但卻充滿難以言喻的童真,叫所有人都會心微笑。
 「好懷念哦!」
 「很可愛啊!我要看!」一個長著一張娃娃臉的女孩動手搶奪籃球員手上的合照。
 「我要紀念冊!」
 「我也要!」
 這是一幕叫我看得目眩神迷的景像,畫面顯得和諧融洽,柔柔陽光透過玻璃窗射向我們活潑的身影,像在迎合我們的吵嚷。
 儘管殘忍的歲月把我們分開,擾人的生活偶爾把我們逼入困境,但我們卻永遠接近,風總把我們拉攏到一起。
 最後我們拍下了一張熱鬧的合照,把歲月中最美的一刻凝住——
 我毅然張開眼時,感受到涼風在我臉頰上輕輕掠過。
 隨著人生的經驗遞增,我終於明白「天下無不散之筵席」的真正意思。
 婆婆那時的沉默,可是代表歲月逝去,親友逐一離開世上的悲哀?人生又是否代表著彼此的生命軌跡在縱橫交錯過後,最終愈走愈遠,再不留下絲毫生命的痕跡,只是在別人的心田中演變成淡淡的回憶?
 在細風吹中,我與都市在光影流離中黯然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