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課後的校園

0



迦密在不同的時候總會給人不同的感覺。早上,在鳥聲中的迦密像一個少女,散發著青春的氣息;中午的迦密是一個運動健將,充滿活力;晚上的迦密是披著黑紗的女子,神祕又美麗。而迦密最美麗的時候,就是放學時,這時的她,是一個動靜皆宜的少婦,既有活力又美麗高貴。

 隨著刺耳的鈴聲響起,學生像被解放的黑奴,如泉水般湧出將他們困著已久的牢籠,宣佈自己獲得自由。

 順著人流,由新翼的樓梯拾級而下,便到了新翼的操場。只見一張張綠?已坐了三五成群的同學,他們有的在埋頭苦幹做功課,有的在談天說地,還不時發出嘻嘻哈哈的笑聲,想是在討論著當天發生的趣事。

 向前走去,經一條短短的石梯而下,小食部就在眼前。它冷冷清清的,只有一、兩位同學在購買食物,跟小息和午膳時人聲鼎沸的墟?場面簡直是天壤之別。幾件仍散發著餘香的食物安靜地躺在鋪上吸油紙的鐵盤中,等待著主人的到來。小食部的紅?比新翼的綠?熱鬧多了,更多同學坐在那裏。它的旁邊總排列著那麼幾個靠在一起的書包。它們像走失了的小孩,停在一邊等候「家長」來認領。

 繼續往前走,「呯」的一聲,一個排球在不遠處落下,原來是排球隊在練習。他們每人都是汗流滿臉、兩頰通紅的,我想他們渾身被汗水弄得黏搭搭的,一定很不舒服。穿越危機重重的羽毛球場,繞過停車場,拾級而上,到了新翼籃球場。男生們在籃球場上奔跑著,追著籃球跑,又不時傳出歡呼聲,籃球場上充滿著一股衝勁和活力。

 繞過籃球場,便到了迦密的後花園——羅馬廣場。甫到達便嗅到了青草和著泥土的味道。沿著石級而下,見到一株不知名但雪白的多瓣花,它昂首挺胸,努力地散發它的花香。置身羅馬廣場,真使人感到心曠神怡。

 沿著羅馬廣場的小徑走,繞過社工室,我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此時,太陽已經漸漸遠去,我經過小食部,踏出學校的鋼門,向家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