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的街道

1



新填地街是一條從油麻地一直延伸到旺角的街道。如同一條龍的標本,長得令人難以置信,卻失去了生命,任人擺佈。而位於油麻地龍頭,大概是整條龍標本最耐人尋味的一部份。
走進新填地街,能看見一所玉器市場。暗紅色的外牆,是放了多年的混沌的血,依然驚心動魄。玉器市場內是一個個排列整齊的攤檔,盡掛著琳瑯滿目的飾物:玉的?象牙的雕刻,散亂地堆在一起的象牙雕中國象棋?畫上八零年代的漂亮女人的淡泥黃色海報?分不清真偽的玉器。開攤檔的都掛著置身事外的表情在看報紙?聽收音機,也不主動拉攏人來看玉。也許他們都相信緣份,不同的攤檔都擺賣相同的貨品,無謂因為爭奪生意而傷和氣。他們平靜地等候人來光顧,這種的生意手段值得佩服。
走出玉器市場,眼前像是一個放大鏡裡的世界──放大了的攤檔,放大了的地方。午後的油麻地街市,仍未達到一天的高潮,沒有那種使人煩躁的喧囂,油麻地街市便可愛得多。聽著同行的太婆輕輕道出這個檔攤一直留存到現在,那個又離開了,未嘗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從她臉上的皺紋看到靜靜流淌的懷愐。皺紋是年月的逝去和風波的經歷所賜的,而在這些斑駁的摺痕當中如水般流動的,是對於往事的懷念。多少年過去了,多少條黑頭髮漸漸變成白銀絲了,油麻地的新填地街還是沒有變,嗅到的,看到的,都是回憶的氣味。
在油麻地街市的中間位置拐個彎,是十多年來也沒多大變化的茶餐廳。這回倒是我和太婆共同的回憶了。在我還是小女孩的時候,常常在黃昏時份走進油麻地街市的茶餐廳,點一份凍奶茶和牛油西多士,跟太婆和母親慢慢地耗至傍晚。茶餐廳裡昏昏暗暗的,總是瀰漫著一股霉潮的濕氣,嗆著鼻孔。頭上是積滿灰塵,嘎嘎轉動的大吊扇。記憶中還存留著這一幕,潮濕溫馨,帶著些許的酸。
離開茶餐廳,到原本的位置向下走,又是一列列的玉器店舖?士多?賣「朱義盛」的店子。然後就是龍頭的結束,龍身的開始了。
油麻地的這一條新填地街,時間在這裡像是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十年如一日。屬於新填地街的特點和情調,一直沒有改變。而我對新填地街的回憶,像是隨著時間過去而逐漸褪色崩裂的牆紙;只是,沒有變化的地方,使記憶又重新清晰過來。而我對它的感覺在慢慢沉澱中,形成無可替取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