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

0



流感一直給人煩厭,甚至可怕感覺,這不僅是因為它會引起厲害的不適,而且它的傳染性快得恐怖。特別是這陣子,人們一聽「流感」此詞,便人心惶惶,就連小學也宣佈停課兩周了。甚麼疫苗、口罩也賣得成行成市。然而,論傳染性、突變速度,言語上、思想上的流感也使人不寒而慄。
這種「流感」在人類社會上並不罕見,有時又被稱為「流言」。和流感一樣,它是由不同種類的「病毒」引致的。一個人做一件事,其他人都可能有不同的詮釋,比方說富翁捐錢,有人會說他是善心人,有人又會說他沽名釣譽。人們一旦發現一些蛛絲馬跡,想像力便會發揮其小宇宙,把之巧立名目,無限擴大。所以,人們無論做了好事、壞事,也可以因著其他人心裏的「病毒」而變種,肆虐擴散。
再說,此「流感」的傳播性也與普通流感無異。「飛沬」是常見的途徑:透過茶水間的閒談、同事間的「電話粥」、吃飯時的閒話,這些流言便勢如破竹般散播給與當事人有關或無關的人,一傳十,十傳百。而且,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令人討厭的流言可以媲美互聯網的速度……曾經有一位同學因為沒拉好褲鏈被人發現了,不消一個下午,全級的男生也知道了,流言傳播速度之快,怎不叫人嘖嘖稱奇?
普通流感在傳播過程中會不斷變種,所以每年的流感疫苗也要換一換裝,像甚麼「亞洲型」、「亞洲二型」等。無獨有偶,流言這個超級病毒,也不停變更內容,在道聽途說時,口耳相傳的準確性畢竟有限。在這過程中,人們加鹽加醋,另加個人感想是少不免的;再甚者,把事情誇張數倍,到後來便與原來的版本截然不同。傳播流言的人就像不掩口打噴嚏的人般不負責任,只會享受說是非的過程。有時好奇的問傳流言的人有否親眼見聞有關事情,他們多數說只是聽回來罷了,絲毫不感羞愧,繼續樂在其中。
流感使人身體不適,骨痛發熱;而流言也使人煩厭不堪,大大影響人的心情和個人的聲名。而流言就如流感般,每人也曾感染。抵抗流最重要是心胸廣闊,所謂「謠言止於智者」只要行事正直,便能少招話柄,這樣就如打了流感疫苗般,病毒難以入手,自然毋須在「流感高峰期」時爭相購買口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