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衡的天秤

0



 

天秤似乎是種源遠流長的東西,它的用途當然就是要衡量兩端之物是否重量均等,讓人量出個「公平」。只是現今很多天秤都失衡了,因為一些人的私心,寧願掩眼不顧。

 

近年來人都不禁反思香港的立法權和司法權究竟是否權力均等,以致真能達致互相牽制?在政治主導的情形下,我想天秤已無疑地側重了政權。環境保育與經濟發展之間的爭論,亦源於有人察覺到平衡兩者的天秤失衡了,於是有被標籤為正義一方的環保團體和邪惡的發展商抗爭的出現。

 

以上的天秤失衡現象都屬於外在的失衡,可是實則上人類常承受着裏裏外外的失衡。

 

年少的生活主線多以學習為主,但社會的各誘惑:明星、潮流服飾、智能手機、電子遊戲、交友網站……耗費的盡是時間和金錢。只是要懂得平衡花在這些誘惑和學習上的可不簡單,除了理性上的智慧還要有抵得住慾望的耐力。能夠維持兩端平衡的屬較少數,更多的是漸漸忘我的傾側向五花八門的誘惑,學業變得比毫毛還輕,直至中六即將面對文憑試才猛然地清醒過來,想要力挽狂瀾卻未能如願,終於再度把天秤側重於玩樂,放棄拼搏,逃避現實,這是最惡劣的情況。

 

交往中的男女,尤其是陷入熱戀漩渦的,其生活天秤比任何人都較難平衡,因為除了家庭和朋友,還要把精神、時間留給「親愛的那位」;要是失衡了,冷落了任何一方,還可能要多花心神去補償那方的「精神損失」,甚或被冠上「重色輕友」或「不體貼男/女友」的污名。

 

但婚後生過孩子的母親,其生活天秤失衡卻是偉大的。一般少女投放最多資本在打扮自己之上,而母親卻大多投資於自己的骨肉上,打扮後的自我滿足對她們而言已遠不及孩子滿足的笑臉。小時認識的姐姐已成了姨姨,淑女的長髮也在婚後突然被剪去。「留長髮……照顧小孩不方便呢!」看她們隆起的肚皮,看看自己的一頭長髮,我心中的天秤不禁衡量着到底哪一項較重要。她們不單是打扮的資本,連時間、心神都通通側重於孩子。我的母親在超級市場買回來的東西,其中約七成都是為了滿足我們這些無飽期的黃口,在店裏看上甚麼貨品,便致電我¾¾不是考量是否合適自己,而是問我是否有興趣。給我和姊姊買護膚品,卻沒想過要呵護自己的皮膚,私底下對着鏡子輕輕嘆息皮膚的衰老,面對我們卻一個勁兒讚嘆女兒的精心裝扮,而自己則頭髮蓬鬆的便出門了。母親們的生活彷彿是為了孩子而活,自己的事則顧也顧不上。

       

說到底,天秤之所以失衡,就是因人人皆有其着重的人或物。只是有些是必須要糾正的,有些卻反帶給當事人比平衡的快樂更多的滿足。